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完美游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43|回复: 3

[原创图文] 【墨染山河】小说+狐缘

[复制链接]

92

主题

1324

帖子

6595

积分

声名远播

Rank: 4

积分
6595
发表于 2021-1-31 23: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扬眉淡笑梦如是 于 2021-1-31 23:54 编辑

狐缘
未标题-1.jpg

文章背景:神州失势,位于平行空间的神裔和逆世界的天脉也发生了剧变,三大空间碰撞合体,无辜
生灵面临绝迹之灾。在这场灾变中,兽神裹挟无边戾气,令妖物摧残万物生灵,各脉奋起对抗妖兽,
拯救苍生。三脉大战后,幸存下来的人们,终于迎来了平静安宁的生活。

本作品纯属虚构,不合理处见谅哈哈。


神魂醒
神州大陆,有一主城,其名:河阳城。城门恢弘磅礴,群山环绕。城内歌舞升平,人群熙攘。

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青叶折射下来,身上的光晕轻轻摇曳着,经过修复的主城建筑,在守城将士们的
努力下,终于焕然一新。偶尔一两株小小的梅花点缀着城中各处,护城河里的鱼儿愉快游着,微风轻抚
间,一股荷花的清香飘来,令人心旷神怡。

河阳城外,满目疮痍。到处都是妖魔大战后的残肢废墟。有些草木被烧焦了,还留有焦黑的痕迹。几
只小鸟从天空中低低飞过,留下一道身影。
间或有小小少女与少年在中间玩笑打闹。大战过后的硝烟已经散去,如今生活渐渐趋于平稳。历经一
场浩劫,重建家园后人们,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毕竟无论如何,那些在妖魔大战中幸存下来的
人,还需要好好生活。



我从沉睡中醒来,有些头昏脑涨的感知了一圈后发现,这应该是一座小小的村落,村落人不多,远远
的只看到几间屋子,或有一两名村民在地间劳作。不知道过了多久浑浑噩噩的日子后,我的神魂终于
感觉到了一丝意识。山野间,远远飘来狗叫声,鸟叫虫鸣声。
我无聊的飘到不知道是个什么的山头,现在没有实体,只能飘来飘去,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月,那
些人是否还存在。我的记忆,时有时无,很多事情记不清楚。我不知道我因何而死,也不知道我为何
还能在这个地方醒过来。
抬首仰望苍穹,头顶的天空是湛蓝的,点缀着像丝绒般的云朵,轻轻柔柔的风吹过,像是少年时,那个抚过我头顶时少女的手,她的面容我也已记不起来,只知道那应该是很多年前一个片断。我凝神收拢着神魂与意识,希望能凝聚出一丝魂来,毕竟老是这么飘飘荡荡的实在是无趣的紧。

“这边,这边。”突然传来一道轻快的少女声音,我感知了一下方位,看到有位穿着粉色衣裙,年约二八的女孩站在山顶唯一有几朵小野花的地方。少女蹲下身来,拎着裙子下摆,小心翼翼的坐下。阳光下,有个长的眉清目秀的少年迎着少女的方向跑了过来。
“阿珞。”少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呼呼的喘着气:“你怎么又跑这来了。阿娘说这个地方以前有妖
兽出没,不让我们来玩的。”
名唤阿珞的少女笑嘻嘻的偏头:“怕什么。我会法术呢。”
少年摇头不赞成:“你连御剑都不稳,就那三角猫的工夫,能打的过谁。”
阿珞皱起眉头,嘴角撅的老高:“你也嫌弃我。”
“我怎么敢啊大小.jie。阿婆刚做好的,给。”少年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拿出一方手帕,手帕里面包着一块点心,经过这一翻折腾,已经碎了一大半。“呀,碎成这样,不能吃了。”
“没事,快给我,我跑了这一大圈已经饿了。”阿珞并不嫌弃的捡了几块扔进嘴里,塞的嘴巴都鼓起来了。看向少年的眼睛清清亮亮,眉眼间尽是风情。
少年吞了口口水,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今天不是青云山的人来挑选入室弟子吗,你怎么不去?”少女吃了几块碎糕点后问道。
“我对修仙又无甚兴趣,去做什么。”少年把双手枕在脑后,仰望着天空。眼神悠远,一副事不关己
的模样。
阿珞点了点他的眉心,学着阿娘的话说:“你怎么这么没有上进心。养你真是费劲啊。”
少年哈哈大笑了一声:“那你为甚么不去,我听说有个峰是专门收女仙的,还有位姓陆的女仙特别漂亮也特别厉害。”
“阿娘不许我去。阿娘说我们是从别处过来的,能现在过平静的日子就很好了。”少女摘了朵花,别
在耳朵上:“我好看吗。”
“好看!”少年重重的点头,看着她的眼神清亮。
“比那位陆师姐好看?”阿珞追问道。
少年切了一声:“我又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儿。”
突然,少年的眼睛亮了,因为有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从他前面的草丛跑过,少年惊喜的跳起来追上去:“哇,雪狐,快追。”
阿珞一骨落爬起来也跟着追。
我盯着这雪狐,咦,还真是只少见的品种,如果能借助它的身体,说不定我便可以有实体了。
于是我跟着他们一起飘了过去。

雪狐似乎受了伤,跑的有些费劲。阿珞与少年追着他跑了不长的路,却一直没有跟丢,我也飘着跟的
不远不近。它一路慌不择路的奔跑,不知道跑了多久。前面出现一堵墙,路没了。它有些警惕的张望
了一下,忽的一跃而起往前面的山石墙壁撞去。我以为它会撞的头破血流,结果它就这么在我眼前不
见了。阿珞惊奇的问道:“昉哥哥,它去了哪里?”

少年名景昉昉,父亲早逝,自小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他母亲的愿意一直是希望他能够被仙门世家看上
,出人头地,然而他自己对这个却并不热衷,也许是因为母亲并没有教育他,动则打骂,轻则不给饭
吃,至小他便在市井中长大,对于修仙问道,并无甚兴趣。他只想活一日算一日。也没有什么伟大的
理想,得过且过的日子,最大的愿意,大约便是能娶眼前的少女为妻,养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过平凡安静的日子。
他不知道,这一追,他的一生便注定要不平凡起来。
他拿手在嘴边做了个嘘的手势,拔开眼前右下角的草丛,摸到了一个凸起的位置,用尽全身的力气按了下去。
按下去的瞬间,他听到一声沉闷的石头碰撞的响声,接着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掉了下去。
他听到少女一声惊呼,心想:这操蛋的人生就这么完了?



回复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1324

帖子

6595

积分

声名远播

Rank: 4

积分
6595
 楼主| 发表于 2021-1-31 23: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眉淡笑梦如是 于 2021-1-31 23:45 编辑

二乱世流
从高空坠落的感觉很不好,他慌乱间想要抓住少女的手,却并没有摸到,砰的一声,经过掉下来树枝

的缓冲,减速下坠的狂风里,他看到了下面一汪碧池。
“砰。”的一声巨响,他掉入池中,惯性使他刚掉进的时候睁不开眼,整个人好像神魂被抽离般昏死

过去。
我觅着那一丝白狐的气息飘至这个空间,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愣住了。
漫山遍野的白狐尸体,那只小狐一声尖叫着跑进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大的洞穴,我寻声飘了进去。
地下是一公一母两只白狐。通体雪白,皆有两条尾巴,这是烈山一族,没想到从神域消失后,迁徙到

了人族地界,可它们还是没逃过灭族的路,小白狐发出呜呜的悲鸣。
我突然有些不忍的感觉,于是感知了一下他们的神魂。唔,灵识已被夺走。救无可救了。
小白狐趴在地上,小爪子徒劳的扒啦着那可能是它父母的尸体,可怜兮兮样子,像极了百年前那只在

我穷困潦倒的时候向我伸出援手的人类。
“咦,这狐王洞里怎么还有生命迹像。”洞口有一种杂乱的脚步声,一群人举着火把,洞内本是一片

黑暗,被这火把一照,明亮了起来,小白狐听到声音,赤牙咧嘴的一骨脑往为首进来之人的头上扑去

那人长的面如玉冠,却带着一股邪气。额间有枚像弯刀的印记,是鬼王宗的人。
鬼王宗以道法诡异,为达目的不则手段而出名,招法劲力深厚,威猛无比,经常不计后果将自身处于

危险之中。西域修罗界的咒法,经常用阴损的法子修练,故被天下人称为魔教。
我暗叫一声不好,这不是送死么?
果然,为首那人只用一只手便捏住了小白狐的咽喉。
眼睛里露出惊喜的目光:“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居然是小狐王。”
手下人立马拍马屁:“公子英明神武,幸好没有离开。”那人的剑尖上还滴着鲜血,看来这场屠杀就

是他们下的手。
小白狐吱吱哇哇的乱叫,一张小脸上满是愤怒。想要挠到对方脸上,却被那少主拎着毫无怜惜的掐住

咽喉。阴沉沉的盯着那双充满愤怒的眼睛:“你最好乖乖的,否则我现在就把你练为法宝容器。”
我飘着跟他们到了一处简陋的搭建的帐篷,还听到那少主在抱怨:“这什么环境,连个像样的房子都

没有,这些白狐还真是能过苦日子。”
旁边的侍从陪笑道:“哪能跟公子您比啊,您现在可是鬼王旁边最得力的助手。这次能把白狐抓回做

法宝灵媒,鬼王肯定会好好奖赏您。”

碧池边。
天色暗了下去,昏迷中醒来的景昉昉终于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被水送到了岸边,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除了手臂上的磕碰,好像并无大碍,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没受伤,真是神奇,他却并没觉得奇

怪,焦急的爬起来看了周围一眼:“阿珞,阿珞,你在哪?”找了一圈,终于在一块石头后面找到了

昏迷的阿珞。他一惊,阿珞不要出事才好。
还好只是昏迷过去,他摇了摇少女。
“阿珞,醒醒。”
“咳,咳咳。”在他的摇晃下阿珞终于醒了过来。“我们这是在哪。”
“我们掉到山崖下面了,现在天黑了出不去,得明天才能找出去的路了。”景昉昉说道。“你有没有哪

里不舒服?”
阿珞动了一下脚,右脚的脚心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我的脚好疼。”
“我帮你看看。”景昉昉拆开了她的裤脚,露出来截白嫩的小腿,他的脸红了红,但这个时候也不能讲

究太多。
“你的腿折了,需要固定一下。”他皱眉看了一眼四周,挑了根小树枝,折成两半,从衣服下摆撕了

条布条下来,帮阿珞把腿绑牢。
“还疼吗?”他做完这一切,也累的不行,毕竟刚刚才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而且从追白狐到现在

,已经过去了一天的时间,并未进食也未曾休息。
“疼。”阿珞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我想回家。”
“现在回不了,我刚才找你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个地方好像有几间房屋,我们先找个地方歇一晚上,

明天就回去。”景昉昉道。
“好。”阿珞点点头,扶着他站了起来。但是因为右脚不能受力,刚一站起来人就往一边倒去。
“我背你。”他蹲下来,阿珞轻轻的趴在了他的背上,这是她一直喜欢的人呢。一想到这,整个人又

好了。眼睛里露出甜蜜的笑容。
他们向着鬼王宗那行人所住的屋子走去。
景昉昉看了眼灯火通明的屋舍,本能的觉得这个地方不适合歇脚,正想要离开。
守夜的人却看到了他,立马高声道:“什么人?”
景昉昉提气回道:“我们是路过的,刚刚山间路滑,我妹妹摔了一跤,麻烦好心人行个方便,让我们住

一晚就走。
守夜人看起来也不像是普通人,见只是个少年背着一少女,好像也不甚在意。于是道:“我们得请示

一下主人。”
景昉昉没想到这地方居然有大人物在,看这房子并不是什么高贵的模样。这灯火通明的情况与这简陋的

地方并不符合。整个山庄都透出一股诡异的气氛。
“主人同意了,你们跟我来吧。”过了一会,一个侍女打扮的人拎着一盏灯出来。
“好的,谢谢姐姐。”景昉昉礼貌的道了谢。
那侍女看到他背着的少女:“这怕是你的情妹妹吧。”
景昉昉涨红着一张脸:“不是不是。”
侍女在心中叹了口气,你这情妹妹被公子看上了,怕是无你无缘啊。
阿珞咯咯的笑了声:“姐姐他脸皮薄。”
侍女并未多言。领着他们到了一处小屋:“这间屋子没人住,你们可以先行住下。也不必急着离开,

可多休养几日。”
景昉昉把阿珞放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请问你们有药吗,我妹妹的腿伤了。”
侍女顿了顿,从手中摸出一个小药瓶:“这是西域的治伤药,你可以给你妹妹涂上。”
“好的,谢谢姐姐了。”
“记住,不要随意走动。不该看的不要看,不该听的不听。”侍女临走前盯嘱了几句便离开了。
景昉昉打量了一下屋内摆设,一张桌子一张床,再无多的摆设,但是看侍女的打扮又不似是个简单的人

家。可能人家这儿只是暂时之所吧。
“昉哥哥,我好饿啊。”阿珞大概真是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少女,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便想找吃的。
景昉昉为难的看着她:“刚才那姐姐不让我们走动。”
阿珞有些生气的道:“你怎么这么听话,不让走动你会偷偷去吗。”
景昉昉向来拒绝不她的要求:“那好吧,我去找一找,你不要动。”
她看着周围黑洞洞的,如一只巨大的怪兽,而且这个地方到处透露出诡异的感觉:“我和你一块去,

我害怕。”
“好。”景昉昉扶着她,两个人偷偷的从房屋内出来,他们的屋子比较偏,周围并没有守卫人员。大概

也没人觉得需要防范两个伤病人员。
黑暗中看不清楚方向,只能大致往屋子比较密集的地方走去。
走至一间比较大的屋子前,他突然听到了声狐狸的悲鸣,想起白天那只受伤的白狐,景昉昉的心里有些

想一探究竟,但一想到这座诡异的庄子,还有刚才侍女的警告,又有些犹豫。阿珞也听到了,两人相

互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犹豫。
景昉昉摇了摇头,阿珞沉默了一秒,两人聂手聂脚准备离开,却又听到一声狐狸的呜咽声。
“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哥哥,就看一眼,好不好?”

阿珞毕竟小孩心性,忍不住道。
“好。”景昉昉也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他们绕到了屋子的侧面,戳开了一个小眼,只能看到室内的一个小角落,但那个角落正好能看到那只

小白狐。小白狐倒在地上,脖子上全是血,前爪上也有血迹,整只狐看上去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要不是想等到交给主上,我现在就结果了你。”为首是一名穿着身靛蓝色长袍的公子,领口袖口都

镶绣着银丝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金色镶玉锦带。只能看到的上挑的嘴角,还有不不屑一顾的

语气。正是白日我看到的那名鬼王宗人。我看着这门外一这对少年人,想知道他们对这只小白狐倒底

是准备救呢,还是不救。毕竟有戏可看的人生,才有趣么。

“公子。消消气。这是刚从镇上掳来的灵魄,您看要不要现在吸收了。”下属递上一个托盘,盘内放

着一只小瓶。
“拿来吧。”那公子一伸手,露出一小截胳膊,苍白的胳膊上有一圈青黑色花纹印记。
景昉昉瞪大了眼睛,这印记是,是用骨雕吞食魂灵后留下的,看这程度,已经吞食了不下十只。魂灵,

是修仙之人的魂魄,修为越高,吞食的人也便助益越大,这是正派人士最不耻的行为,只有魔教中人

才会做这种恶毒的事来提升自身修为。
“快走。”景昉昉害怕被发现,扯了扯阿珞的衣衫,可是阿珞却并不知道有多可怕。她一心想救小白狐

,并不想走。
一口吸收完魂灵,那公子踢了踢小白狐:“别装死。来,起来给爷跳个舞。”
小白狐被他一踢,便醒了过来,盯着他的眼睛里,有愤怒,有绝望,也有无奈。
“哟,这眼神儿还挺吓人的。”那公子用脚尖抬起狐狸头。
“住手。”阿珞实在看不下去了,跳了进去。
“哪里来的野丫头。”属下见到有人闯入,刷的拔出剑来指向阿珞的方向。
那公子抬头,看到阿珞,眼睛一亮:“咦,小美人这就迫不及待想要侍寝了?”
阿珞听到这话又羞又气,拔出剑来,指着他:“你休的胡言。”
那公子哈哈一笑,用两根指头夹住了她往前的趋势:“小美人,既然你送上门来,咱们春宵一刻值千

金啊。”
阿珞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拔不动剑,一拖,便把阿珞拖到了身边。刚才看到阿珞跳进去,景昉昉便知道

这事无法善了。见状只好也拔出了剑跳了进来:“公子,舍妹无知,还忘海涵。”
“海涵?”那公子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少年,察觉到少年并没什么高超的灵力。而且佩剑也毫无标识,

并不是个什么世家之弟,杀了也便杀了。
他懒的和他们废话,伸出五指,结了一个印,便要打上少年的额头。少年灵力低微,根本无法躲开这

么强势的攻击。
我一怔,这一出手就放这么大招,是要一下就要了这少年的命啊。毕竟看了这么久的笑话,就这么突

然横死,貌似有些不值。我灌注了力气到他的右手,附至他耳道:“往左闪。”
他愣了一下神,生死悠关居然还能愣住,也是个人才啊。
我只好把力气附到他的剑上,挡住了这一招,气势汹汹的招数在我这一挡下突兀的消失了。这是把普

通的剑,我估计能附上出一招的时间,长了那剑得断。景昉昉好像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突然反应这么

快。那公子咦了一声,反手又是一招袭来。
“别愣神了,右。”我无法继续附身,只得在他耳边指点。他反应也算讯速,一见第二招来。不假思

索的走了右,又避开一招。
“好小子,没看出来你这么厉害。”那公子大约是看到两招都不凑效之后,一只手把阿珞困住,另一

只手讯速拔出了一柄软件,带着十成的功力拍向景昉昉。我一个没实体的魄,能帮的有限,我盯着那只

狐狸,计上心来。反正它这样子也是活不成了。
“借你身体一用。”我同白狐道。
白狐看着我,默默的同意了。它果然能看到我。这是一只幼狐,还没到幻化人形的时候。但是却很有

灵性,毕竟是狐王的后代。
我进入它身体的一瞬间,它的记忆全部涌到了我的脑海里。
我看到它被父母在被浩劫前送了出去,可是它却还是忍不住想回来看父母。她只余了一丝气息,这一

丝气息,全部拿来给我当了回忆,所以,我这是借它的身体有了实体了。
现在不是看这个的时候。
我凝聚的魂魄在这一刻全部注放了白狐的身体,室内突然金光大盛,狐族的身体果然是个好容器,本

来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有完整魂魄的我,在这只小狐王的身体里活了。
金光过后,我幻化成了一名白衣男子,手握承影剑,站在厅内。承影,是那名收留过我的人类留下来

的,留在我消失的那片土地上,被我一直养在我的魂魄里,未曾离开。
刚才的金光大盛,让室内所有人有眼睛都闪瞎了,连他们的打斗也停了下来。
我拿着带剑鞘的承影,笑道:“挺热闹啊,要不要多一个人来凑凑?”
那公子瞪着我,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似乎不知道刚才为何凭空会出现一个大活人。也没看到御剑,

是怎么出现的。
“白狐,白狐不见了!”有名属下突然注意到了地下只余下一滩血迹,那只通体雪白的狐狸却不见了
,惊恐的喊了起来。
那名公子的脸刷的变白,又变红,红红白白的转唤了很多次,突然一扬手,不知何时,他的指尖捏上

了一枚古哨,古哨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远远的似乎听到了有异兽走来的声音。
这情况得速战速决,我一闪身形,想要把阿珞抢走,他却似乎知道了我的打算,牢牢禁固住了她。我

这身体用的还不习惯,还有些不知道如何出手。
外面的响动越来越大,如今我神魂刚放体,不适合战斗,只好一手抓着景昉,让他不至于被那公子砍翻

地。外面的脚步声终于到了门口,我抓着景昉的手,“抱紧了。”然后撒出一大片金叶子,这是刚才我

从那狐王的洞中搜刮来的,那些人终于推开门进来了,但是看到满屏的金叶子,都花了眼,有贪财的

已经去抢了,一去抢阵脚便乱,那不句名公子大概是未想到我会有如此一招,一时间愣了下神。我趁

机用了十成灵力把阿珞抢了过来。一抢过了立马就跑。
阿珞也不知道是怎么,从刚才被拖到那名公子旁边后便一直在昏睡。我们动静这么大,她居然也没有

醒。
我带着他们两,如一阵风般卷到了一个山洞内,便把他两放了下来。
景昉站立不稳,但还不忘和我拱手道:“多谢仙人救命之恩。有机会定相报。”
我倒不需要什么报恩,我现在就想把记忆找回来,太混乱了,一时间是仙魔大战,一时间又是那名女

子的事情,真是一团乱麻。
“您,您是不是那只小白狐?”他有些怯怯的问我,我横了他一眼,并不答话。
他隔了好久才鼓起了勇气又小声问道:“能帮我看看阿珞怎么样了么、”
“中了噬魂灵。”我刚才已经探过她气息,这种噬魂灵我曾经好像也见有人中过,但具体的就记不清

楚了。
他着砰的站了起来,焦急的问:“噬魂灵是什么。会怎么样?”
我斜眼看了下他,语气轻松:“也没什么,就是醒不过来,过十天半月的,把魂灵都吞噬完了,就再

也醒不过来了。”
他急了,拔高了声音:“这还叫没什么?要怎么才能救她。”
我爱理不理:“我饿了,去找点吃的给我。”
他立马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我一把拉住他:“哎哎哎,停下,这个时候你出去就不怕被他们抓到。

“怕。”
“怕那你还去。”
“我要救她。”他沉默了一下,想救她的心,比怕死更甚?
人类真是个奇怪的生物,明明怕的要死,却依旧要为了所谓的感情牺牲自己。
“行吧,那我告诉你,要救她,得去伽罗岛上取生魂草。”
“伽罗岛。”他沮丧的低下头来,“那不是只存在于传说的地方。”
没错,那是一座传说中的岛屿,但是,我的记忆中不知为何,却知道在哪。东海之滨,南璃池上,遥

仙镇旁。居然连名字都记得这么清楚。那个地方是不是有我的记忆。
“心诚则灵。”我吊儿郎当的道。
他眼睛一亮,“您是不是知道?”
“看你诚意了。我能帮她续命三个月,这三个月,你必须想到办法拿到生魂草,否则神仙也救不了她。”
姿态随意,毕竟我不是人类,不懂他们感情。
“您需要我做什么?我一定办到!”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唔,先做点吃的吧。”他闻言兴致高昂的去找食村去了。

至那日后,他每日都变着法子的做饭吃,殷勤的跑前跑后,只要我一个眼神,端茶递水,什么都干。
我最近需要吸收山间的精气,用以养护我的魂魄,毕竟这是人家的身体,不炼化怎么能操控自如。
狐天生灵力超强,我只需凝神聚气,灵力便只增不减。手中承影也越运用自如。
“你这么久不回家,父母不担心?”
“我阿娘自己都顾不上,几个月不回去都没事。”

那日我把阿珞送回给了她父母,言明她中了毒,三月后会带着解药回来,是避开景昉送去的,所以他并
不知道,我已经决定去伽罗岛。我必须去找回我的记忆,否则这样无趣的活着,挺没意思的。

一个月后,我把周身筋脉检查了一遍。
“小子,走吧。”
“好咧。”经过这一个月的相处,这小子对我倒是越发胆子大起来了。
经过十天的日夜兼程,终于踏上了南海之滨的土地。

回复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1324

帖子

6595

积分

声名远播

Rank: 4

积分
6595
 楼主| 发表于 2021-1-31 23:4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扬眉淡笑梦如是 于 2021-1-31 23:46 编辑

三 伽罗岛
世人只知,伽罗岛是一座仙岛,坐落于海边。
具体在什么位置,上面有什么物种,均一无所知。传闻上面有仙草无数,有美丽的鱼人,有守护仙草

的护宝兽。但是没有人能活着从那片海域回来。曾有人因为穷困潦倒想去那儿发大财,也有人因亲人

生病想去求仙草救命,却都是有去无回。
我站在海岸边,有股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这个地方,我很熟悉。
休整了一日,第二天一早,便着景昉去打听路程,他回来后摇头,说没有人愿意出海载,因为伽罗岛的

人,都有去无回。
我捏了个诀算了一下,可惜没有避水珠,要不然就自己去了。其实具体路程如何,我只知大概方向。
“去雇一条船。”我扔了一把金叶子给他,决定自行前往。
海上无岁月,我也无需饮水吃食,只给景昉准备了些吃食,每过一天,景昉用木条在船身上划下一道印记

。那日,海上风平浪静,我观望了一下天空,安静的有些过份,平日常有鱼类或是鸟类,今日却什么

也未曾看到。我皱眉,突然,听到了细微的吟唱声。
我握着承影走上船头,远远的听到几个黑影正往船身游过来。
水起了一阵风,卷起海浪铺天盖地的袭击上船身。我隐隐听到有人吟唱的声音。
是鲛人!鲛人一族本是温顺无害的水中族类,但不知为何,鲛人已经变异成了妖物。成群结队吞食所

有船只,所以去伽罗岛的人,大多都是先被这些鲛人给吞吃放腹。开始只是几只,但是鲛人是以群体

出现的,过一会怕是这船就要报废了。果然,后面的黑影越来越多。
“先生。”景昉奔上船头,大约是也感觉到了船身被撞击的声音,也跑上来船头,看到密密麻麻的鲛人

群,头皮一阵发麻。
我挥剑斩了几只,他们流出来的是墨绿的血,景昉差点扶着般弦吐出来。
“弃船。走。”眼看着越来越多,我不由分说的一把抓住他放腋下一夹,便御起承影往刚才隐约瞧见

的海岛飞去。
那些鲛人不能离开水,所以他们只是把那只船瞬间便啃了个精光。景昉看着刚刚自己还站在上面的甲板

瞬间消失。庆幸自己已经到了空中,但是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自在天空,一阵迟来的玄晕涌上脑袋。
“啊啊啊”他发出一长串的尖叫。
我不甚耐烦的点了他的禁了他言。
飞了一阵子,果然刚才没看错,前面是个岛,就不知道是不是要找的伽罗了。
我瞅了他一眼,景昉被憋的脸通红。
“你不叫,我便给你解开。”他艰难的点了点头。
被云雾球绕的海岛渐渐在海中显露了出来。
下了飞剑,把他随手一丢,海浪拍打着沙滩,这岛,我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我凝视着这片海域,努力在脑子里搜刮着记忆,但是却并无所获。
往前走了半日路程,一路是景昉都是面如菜色,我吃嗤笑道:“就你这小身板,还想找生魂草?”
话音刚落,草丛中传来一声腥臭的味道,我转过身,眼**现一双眼睛,幽绿,迸射出凶狠的光芒,

它盯着景昉。
“别动。”我低喝一声,景昉刚准备反驳我的身子僵硬了下来:“这是蛇螭,它眼神不好,只要你不动

且屏住呼吸,它便看不到你。”我慢慢抽出手中承影。它似乎真的没有发现我们,吐了吐信子,过了

一会便慢慢的离开了。
“先生,它它它走了吗?”景昉的舌头都打结了。
“行了,走吧。这岛上危机四伏,你自己小心点。”
走了三日后,我看到了记忆中的镇子。遥仙镇。
镇上居民甚少,只有大概十来户人家,家家都是闭门谢客的姿态。在找了四家均无果后,我便不耐烦

了。找了棵大树坐下。
景昉捡了柴火过来。枯枝烧起,毕剥作响,不时悠悠飞出两三点火星子。
我召了只应蝶,应蝶对自己所在每个地图都很了解,只是召唤它们特别费灵力。我问询到了生魂草的

位置,便打算睡觉。虽然我好像并不需要睡觉,但养养灵力也不错。
“先生。”景昉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
“做甚。”对于白日吃了几个闭门羹,心情并不好。
“明天能顺利拿到生魂草么。”他的声音有些害怕,也有些期待,大约是越近,越害怕失望。
“我怎知道。”我没好气的回道,我并不是来帮你找草的,我只是来找回忆的,但是现在结果并未我

让我高兴。
“如果拿不到,是不是阿珞就醒不过来了。”
“自然是,她的神魂会被吞噬掉。”
“先生。”他突然站了起来,到我面前,深深的鞠躬:“无论如何都要谢谢你。”
我撇了他一眼:“我并不是什么好人。你不用谢我,咱们各取所需罢了。早些睡吧。”
他默默的站了起来,走回了去睡了起来。
我仰望头顶的明月,也开始养灵力。
第二日,便开始往合虚谷走。
放眼望去,谷口长满了杂草。
这一路上全是各种小妖,都被未出剑鞘的承影清扫干净。
近到谷口,四只护宝兽出现在眼前,为首的护宝兽发出一声尖锐的似鸟非鸟的鸣叫。我横剑当冲,一

股戾气带着我往为首宝兽的头部袭去,它长着九个头,一剑出去也只是切断了一只,它的另外一只却

依旧毫无阻碍的向我袭来。我左手结了一个印,清啸一声一剑斩下了它的半个身子,它发出一声惨叫

,瞪大的双眼满是不可置信。大约未曾想过自己会如此轻易便生首异处。
景昉与之缠斗的是一只鸟,形状如鹤,身上带有红色的纹和,白喙利如钩,一嘴过去,景昉的手臂便带了

彩。身上也有几道口了。
“过来。”我喝了一声,然后承影击向它的白喙,它一看势头不对,立马飞了起来,翅膀遮了半个天

空。
“先生,小心。”他急急的呼喊了一声。
我仿若能知道后背有偷袭,并不回头,长剑以一个不可恩议的速度挡住了致命一击,但还是被它抓破

了皮,三道红痕立马显示了出来。
另外两只也趁机一起攻了上来,一只在前,一只在后,他们什么时候也学会了思考,这莫不是学会了

人类的想法?我握住剑柄,把七成的灵力全部灌入剑身,剑光突然大盛。景昉只觉身影越来越快,已经

看不清楚招数,只知道妖兽与我的身法被包裹在一片白光里。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把昨天晚上练了的法宝镶嵌上了剑身,刚刚已经快要慢下来的灵力又开始大盛

,但这样我的神魂就受了了一部分反噬,四只妖兽均被我斩于剑下,但我也已经是站不稳当。剑尖上

滴下一滴一滴的鲜血。我感觉到魂魄好像受到了损伤,一些片断在脑袋中不时的闪现,有河阳城的大

战,有这几个月与景昉的相处,还有初遇他们时,白狐一族被灭掉的一幕。
他扶着我,我吐了口血沫,勉强撑起身子。笑了一笑:“小子,快去采草吧。你这还魂草拿回去,可

得多给我上点供品。”
他拿出我给他的玉净瓶,此瓶可还魂草摘下后不管过多久,还会如刚摘下来般新鲜。他小心翼翼的摘

了三株草。
然后扶着我坐了下来。
“你不会有事的。”他抹了一把眼睛,红通通的眼睛显示出他刚刚大约是哭过。
我笑笑:“呵,还当真了。好了,走吧,早走早完事。”
我调息了一会,站了起来道。
“来了还想走?”一声阴沉的仿佛来自地域的声音传入了我耳朵,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好像以前听过

一阵劲风吹来,我暮的拔高身体,把景昉扔到一个山岩的缝隙里,然后转回来和那只不名妖物打了起来

“你的身手还是这样,不过,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了。”眼前的妖兽吐出人类的话语,这是一只进

化了的妖兽。盯着它,我的脑袋一种撕裂的疼痛,有些回忆暮然的从脑中闪过。一暮一暮,犹如过了

长长的一生。也许过了许久,也许,只是一柱香不到的时间。

回复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1324

帖子

6595

积分

声名远播

Rank: 4

积分
6595
 楼主| 发表于 2021-1-31 23:4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洛洛洛筱影 于 2021-2-1 10:10 编辑

四念往生

无论如何,那个少女必须救,我的心里却涌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那只妖兽卷起阵阵逛风,我甩了下头,把灵力用到了极致,与他却只打了个不相伯仲。
窫窳一掌拍中了我肩膀,我的半边身子都麻木了,它了停了下来。
喘息着都盯着对方,想要选对方的破绽。
谷中刚才还青青翠翠的树木,眨眼变成了半山枯木。一地狼藉。
我踩着枯枝败木,一步一步走过去。血一滴一滴往下流,我却毫无知觉。
握着承影的手有些冷,我裹紧披风。能再次幻化**,是我从未想过的事情,既是只余一缕残魂,也

有应该要做的事情。记忆如同解封的印记,一股脑的回到了身体里。

原来,我以前也是只妖兽,难怪它见到我会说刚才那些话。

但是,这几个月的相处,我好像已经生出一种人类的情绪,这个情绪,叫感情。

岛屿上层层叠叠的山峦间,我仿佛是那只小白狐,这一刻,我不知道是它唤醒了我的记忆,还是它变

成了我。
云山雾海间,仿佛能听到那个少女银铃般唤我的声音:“小风。小风。”

满地的小妖已经在刚才那一场撕杀中清了个干净。
窫窳仰头发出一声吼叫,声音如**,虽然不大,却让人毛骨悚然。这只曾是天神的妖兽,如今困于

南海之滨的伽罗岛,对于闯入的生物,已经分不出好赖,全部吞吃入腹部。它长着一张人面,全身赤

红,脚下却是马蹄,走动间尘土飞扬。
“人类,你们不应该来这里。”
“哦?那我呢。”我握了握承影。虽然是人类的剑,如今我倒是运用自如。
它睁着铜铃大的眼睛,看了我半晌,静默了一会才说:“你的灵魂已经被他吞噬了。”
我并不回答,举起手中的剑,挽了个剑花,便往它的身上招呼。
它对我的偷袭并不在意,鼻子里喷出两道水汽。张口巨口,一口獠牙白森森的露出来,昏迷的景昉昉被

迫水汽一喷,悠悠醒了过来。
他一骨碌爬了起来,看到窫窳庞大的身躯,露出一丝胆怯,却并没有停下脚步。
我啧了一声:“一边呆着吧。”缠斗的间隙,随手丢了把剑给他,也不知道是哪个曾经来抢仙草的人

留下来的。

窫窳大吼一声,祭出来元神,一颗晶蓝的珠子从口中吐了出来,它讯如闪电般窜到景昉藏身之处,我一

见不好,浑身上现已经没多少灵力,捏起指尖结了一个古怪的印记,然后带着承影一起往窫窳的身子

撞去。元神寂灭法。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盛大的金光闪过,我感觉到整个人都被撕裂开。

一瞬间的空白过后,丝丝缕缕的疼痛像是绫迟般割裂着每一寸皮肤,我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

的要化为虚无,在这个不合实宜的时候,却想起很久以前快要被遗忘的的一件小事。那时候的我还是

一只小兽,弱小的抢不到任何食物,不知世间有修仙之人,也不知人心险恶。那个少女端着一碗肉放

到我面前:“既然弱就不要和他们抢了,以后来我这儿吧。要把自己变的强大起来,才能生存,知道

么。”她并不害怕我。那时候,我觉得她真是世上最美好的人。

后来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摸着我的头,留给我的话是:“好好活着。”
人最复杂的感情大约就是爱,而我,生来不懂这些。可如今,我似乎懂了。
当时懵懂无知,后来大彻大悟,到如今,恩怨皆断。

世间一切因果循环,均化为虚无。

这一次,我大约是要魂飞魄散了,可是,我并不感觉到悲伤,只觉得解脱。大概是活了这么久的年月

,早就厌倦了吧。。重活的这一缕残魂,也不知道是应该还是不应该。

“小白狐,小白狐。”意识快要涣散了,疼痛使我听的并不真切,我看到景昉昉哭着叫我。这是我第二

次从这个男孩的眼睛里看到眼泪。第一次,是阿珞中了骨雕下的噬魂灵。
我低低的笑了笑,咳出一口血来,全身上下的伤口都撕裂开。涌出大量的鲜血,浸染了整片土地。
他徒劳的想用入擦掉狂涌出来鲜血:“你这么厉害,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我抬起手,唯一一次算是温柔的摸着他头,说:“我不是小白狐,我,咳咳,我只是兽神的一缕残魂,曾经害你们家破人亡的兽神。”

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缕残魂,会为了人类去死?是因为与他们的相处中,生出了人情这个东

西吗?谁知道呢。天也不知道吧。
他瞪大了眼睛,眼里有不可置信,也有慌乱。
“如今我神魂要散了,也无来世,这样挺好。因为我活的太久太久,已经活的无趣的紧了。”
大约他也想不通,一个曾经裹挟无边戾气,卷起这么大风暴的怪物,为何会是他们朝夕相伴的朋友。
也许他们会恨我,但是这些,我已经不得而之。





五年后,重建后的景村庄。

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追着一个三岁大的小姑娘玩乐,小姑娘咯咯的笑着。
“白白,吃饭了。”一名四十岁的妇人扬声对小姑娘喊道。
“来了。”小姑娘笑嘻嘻的停下手头捏的泥娃娃,是一只小狐狸,旁边还有一只形态可爱的小怪兽。

回复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完美游戏

GMT+8, 2022-12-1 11:54 , Processed in 0.09628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