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完美游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27|回复: 2

[原创图文] 【墨染山河】+小说+长生

[复制链接]

3

主题

65

帖子

863

积分

略知一二

Rank: 2

积分
863
发表于 2021-1-31 20: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清风月明丶 于 2021-1-31 20:16 编辑

【墨染山河】+小说+长生         以诛仙地图和烈山丶鬼道职业为背景创作       三个主角各自成篇
     
   【一】幻雪篇。 121.gif
  离开死泽地宫的那天,父王坐在王座上一直低着头不看我的眸。

  我望着那个年迈的老人,他颤抖着唇,大颗的眼泪扑簌簌掉落。

  然后他挥挥手,让人送我走。

  母后端坐在父王旁边,眼中的表情很复杂,可我为什么在她眼里看见了一丝欣慰?

  仿佛这一天她等待了很久。

  我遍寻不着哥哥的影子,却被众人拥着走出死泽地宫,走向封印之地。

  所有的妖狐在我身后三步一拜九步一叩,此生,我是他们的守护者。

  我忽然很想哭,为什么要是我?

  为什么我不可以依偎在父王母后的怀里撒娇着长大?

  为什么我不可以永远跟在哥哥身后?

  为什么我会一出生便不同常人?

  奶娘说,我出生的那一天死亡沼泽上空的云朵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火红耀眼,急速移动。

  这一幕天之异象让很多妖狐从死泽地宫跑出来,观望着,猜测着,惶惶不安。

  巫狐占卜出新一代上古封印的守护者即将出世。

  奶娘将刚出生的我抱给父王看,他看着我身后有九条灵力凝成的尾巴,喜出望外。

  只一瞬间,哀伤便布满他黑亮的眼眸。他挥手让人把我抱走。

  我有一个哥哥,叫塑天,他常常用小爪子拍着我的头,用嘴巴帮我梳理身上的绒毛,甚至无比好奇的抚着我的两条尾巴。

  母后待哥哥极好,每天都宠溺的把他抱在怀里。

  我很想像哥哥一样依偎在她怀里撒娇,可是每次我想接近她,都在她冷冷的目光中停住了迈出去的脚。

  有一次和哥哥到桃花谷,被赤炎鸟追着叮啄,哥哥带着我一路狂奔,我的脚不小心踩到长满尖刺的藤蔓,痛得抱起脚将身子蜷缩成一团滚到一边。哥哥见状毫不退缩的护在我身子前用爪子去扑打赤炎鸟。

  赤炎鸟尖锐的爪子在哥哥雪白的身上留下一条条血迹,哥哥的血溅在我身上,染红了我的耳朵。

  我一跃而起,把赤炎鸟扑到地上,咬断了它的脖子。

  飞身而起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修为天生就比哥哥高,而他却一直奋力保护我。

  “哥哥,这一生,就由我来护你和族人周全吧。”

  我不再频频回首,大步跑向封地。

  这一天,是我九百岁的生辰。我们狐族修行到千岁的时候方可化**形。

  封印之地,有一个孤岛,四周水潭围绕,上古封印高耸矗立。

  想起哥哥一千岁生日那天母后给他准备的漂亮衣服,期待的眼神在母后美丽高贵的脸上浮现着笑意,我多希望她能有一朵微笑,是属于我。

  如今,没有人为我庆祝生辰,也没有人盼着见到我幻化**的样子。

  漫长又孤寂的时光让我忘记了岁月几何,细雨绵绵的死泽永远凄冷。

  哥哥出现的时候着实吓了我一跳。

  他就那样猛然跳进封印之地,摇晃着六条尾巴向我奔跑而来。

  他开心的说:“妹妹,今天是我一千岁的生辰,我想第一次幻化**的时候,你在身边。”

  然后,在这寂静无人的岛上,我的哥哥幻化**,狐族向来俊美,哥哥的容颜足以倾倒众生。

  我激动的看着眼前有着成年男子形态的哥哥,两行清泪从双眸缓缓流淌。

  哥哥俯下身子抱起我,说:“妹妹,你受苦了。

  我把脑袋埋在他的胸膛,听他强有力的**一下一下撞击着我的耳膜。

  “妹妹,有件事我要去做。”

  哥哥说着就把我放在地上,目光炯炯的看着我。

  “什么事?”我贪恋的看着他的脸颊问。

  “据史书记载,昆仑天脉有一株灵草,若能寻得可增强修为,练就不死之身,亦可以坚固世间封印,享永世安宁。”哥哥说起这些,每一个跳动的音符都充满了兴奋。

  他说:“妹妹,我要冲破死泽的结界,前往昆仑寻找这株传说中的灵草,我要还你自由。”

  我急忙打断他:“哥哥,不要,我们天狐一族世代守护上古封印,没有上仙的指引,我们找不到灵草,更别说得到自由。”

  哥哥转过身不看我,声音里透着悲凉:“不,妹妹,这是我欠你的。你等着我便是。”

  自此之后的一百年里,我再也没有见过哥哥。

  一千岁生辰那天,我终于可以收起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幻化为人形。

  有一种破茧成蝶的蜕变,我的双脚可以站立在地上,双手可以捧起水潭里的水。

  哥哥,我多希望你能看见我长大的美丽样子。

  我正独自坐在水潭边望着远方,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我转身,一袭墨衣上绣着龙纹的少年印入眼帘。

  他的目光略显疲惫,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我。

  突然,他一扫疲惫,惊喜的喊我:妹妹!

  一声呼唤让我泪如雨下,我扑进他的怀里:“哥哥,你回来了。”

  他从怀里拿出一株发着光的灵草,交到我手里,叮嘱我:“妹妹,我们天狐一族在月圆之夜灵力会大增,你一定要在月圆之夜把灵草用在封印之上,然后去祈求天神,还你自由。”

  我把灵草小心的放入胸前,拉着他的手问他这么多年去了哪里,又是怎样找到的仙草?

  哥哥的眼光突然闪过一丝不安,他踌躇的望着我,欲言又止。

  我好奇的看着他,他抬头张着嘴说:“我......”

  然后又低下头,叹着气说:“唉.......”

  如此几次,他闭上眼,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得睁开眼对我说:“妹妹,我需要你帮我完成一个心愿。”

  哥哥的身体每况愈下,时不时有黑色的戾气从他体内散发出来。

  我不安地问:“哥哥,你怎么了?”

  他脸上露出一个虚弱的笑,说:“幻雪,你记要记住,灵草之事一定不要告诉母后。”

  我看着他,心里难过极了。

  “哥哥,父王和母后从未来封印之地看过幻雪,怎会来过问灵草之事?”

  哥哥像小时候一样拍拍我的脑袋,安慰我说:“傻瓜,你有哥哥呢。”

  那天,哥哥在封印之地挂满了红绸。

  他开心的说:“幻雪,哥哥要亲手给你布置一个婚礼殿堂。”

  我穿着大红的喜服,站在场地中间,看着封印之地紧闭的大门。

  哥哥在身后看着我,温柔的声音里透着微笑,“傻丫头,别看了,那个城门总有一天会打开,你会得到自由。幻雪,你这么美,将来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我低下头,笑着问:“哥哥,婚礼什么时候开始?”

  哥哥轻抚我的头,凤冠霞帔,环佩作响,他的眼中充满了不舍和怜惜。

  哥哥环顾四周,黯然说道:“不急,要等一个人。”

  时至中午,哥哥在太阳的光照下满头大汗,身体虚弱的快要站立不稳,我伸手去扶他。

  猛然间,哥哥周身戾气大作,黑色的雾气萦绕而上。

  他的嘴角扯起一丝苦笑,在我耳畔说:“是时候了。”

  然后哥哥揽过我的腰,吻上了我的额头。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哥哥说的即将到来的一场戏剧。

  “塑天,你骗的我好苦。”一个凛冽的女声响起,我猛然睁开眼睛。

  她的声音像一粒石子掠过我心底平静的湖面,激起层层涟漪。

  我想要转头去寻找声音来源的时候,哥哥的手锁住我的脖颈,双手的拇指摩挲着我脸颊,他的眼睛里绝望中带着哀伤,可是他的唇角上扬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他极力用平稳的不带感情的语调说:“仙草,你来的正好,今日我和幻雪大婚,你不妨留下来喝杯喜酒。”

  我的脑袋在哥哥的双手间动弹不得,他看向我的目光里透着祈求,仿佛说着:“妹妹,不要动,不要回头,我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在这样的目光中安静下来,不动不闹,仔细的探听身后的动静。

  “塑天,你接近我,就为了拿到灵草?难道,你真的没有爱过我?”

  她的声音绝望中透出一丝希望,像一个濒死之人努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我很明显的感觉到哥哥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他咽了口唾沫,颤抖的喉结努力的平复下来。

  然后他的脸上继续带上那抹邪魅的笑,“仙草,难道你看不见吗?我的眼里心里都只有幻雪一个,我一直都在骗你啊,傻瓜。接近你就是为了拿到灵草,与我心爱的人永生永世在一起,你还是滚回你的昆仑山脉去吧。”

  哥哥的身体里透出大团大团的黑色雾气,他痛苦的抿起双唇咬紧牙关。

  那个女子幽幽的说:“塑天,你等着,有朝一日我会回来报仇的。”

  漫天黑色的风沙中,夹杂着撕扯布条的声音,还有女子愤恨的发泄声。

  我闭上眼,任凭身后的女子把哥哥布置的婚礼现场破坏一气。

  良久,我感受不到身后一点动静,哥哥的双手突然松开我,身体无力的倒在地上。

  任凭我怎样呼喊,哥哥都没有一丝回应。

  我拿起哥哥身上狐族专用的信号对着天空发出去。

  父王应声而到,看着眼前的父王,我的眼中雾气重重。

  我哭喊:“父王,你快救救哥哥。”

  他抱着哥哥,抚着哥哥的脸,唤他:天儿,天儿你醒醒。

  母后随后出现,看着父王怀里哥哥的尸体,失声痛哭。

  她指向我,愤怒的吼:“是你,是你害死了天儿,作孽啊!早知如此我何必费尽心机让你来到这个世界!”

  父王和母后带走了哥哥的尸体,我瘫倒在地上,泪流成河。

  小的时候,我常常问哥哥,母后是不是不喜欢我?

  哥哥疼惜的说:“妹妹,你生来就被选定为下一代封印守护者,到了九百岁会被送往封印之地。母后她不敢爱你,她怕把你送走那天会痛不欲生。”

  如今想来,也许一切并不是哥哥说的样子。

  后来,父王再次来到封印之地,详细的询问我关于哥哥的一切。

  我把婚礼前后哥哥告诉我的话一字不落的禀明父王,关于灵草,只字未提。

  父王对哥哥的死悲痛难忍,却在转身看我的时候眼含柔情。

  他说:“雪儿,你和你的母妃长得如出一辙。”

  那是我第一次从父王嘴里得知母妃。原来,我的母亲并非母后。

  母后是天神的女儿,出身高贵,因为与父王相爱,不惜剔除仙骨下凡与父王长相厮守。

  我的母妃是从小就爱慕父王的女子。

  相爱与爱慕,中间隔着一颗男人的心。

  父王说,母妃生下我便魂归西天,他对她充满愧疚,由此也不愿意见我。

  而今天,终于敞开心扉,告诉我,他是爱我的,他从没忘记过还有我这么个女儿。

  问起哥哥,父王说,天神允许母后把哥哥的尸体葬在神域。

  奇怪的是,哥哥的尸体埋在神域某处不久,那里的植被花草全部枯萎,寸草不生。

  哥哥走了,我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看着怀中的灵草,我作出决定。

  月圆之夜,我变身天狐,吃下灵草,修为大增,从此不死不灭永世长生。

  我祈求天神,还天狐一族自由,我愿永生永世守护上古封印,不踏出封印之地半步。

  我的族人得到了赦免,纷纷前来封印之地跪谢叩拜。

  隔着屏障,我在人群之中看见父王带着泪痕的苍老面容,也看见依然美丽的母后,此刻的她面容哀伤,唇角颤抖。我听见她说:“幻雪,对不起。”

  我张开嘴,用唇语告诉她:“母后,我不怪你。”

  母后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她忽然走至人群最前端,对我伏地叩头。

  我很想去搀扶她,那一个为爱下凡的妇人,为儿子不惜一切的母亲,对我充满歉意的母后。

  可是我能做的,也只是如同父王一样对他们挥挥手。

  走吧,都走吧,离开这个被封印的地方,外面更为自由的天地等着你们,幸福的生活都在以后。

  我将用我的长生守住这封印,换你们永世安稳。


   【二】塑天篇。 121.gif
  我是塑天,天狐一族王室的长子。

  在我一百岁生日那天,母后抱回来一只小狐狸,说是我的妹妹。

  我看着她小巧的爪子,欢喜的用脑袋不停的去蹭她。

  她的身子软软的,还那样小,却有两条灵力凝成的尾巴。

  我好奇的问母后:“为什么妹妹有两条尾巴,而我只有一条?”

  母后温柔的说:“天儿,她的出生就是为了代替你成为上古封印的守护者,所以,她的母妃在她还未出生时,便把自己所有的灵力都传给了腹中的胎儿。”

  “所以,天儿。”母后抬起美丽的面庞,拖着我的下巴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

  “你要记住,从此以后,我是她的母后,没有别人。”

  我轻轻点头,爬过去窝在母后怀里,觉得母后好善良,担心妹妹自小失去亲娘没人疼爱。

  妹妹冰雪聪明,活泼好动,经常带着我跑到死泽外面去玩儿。

  我惧怕死泽孤魂和铁鳄,又害怕它们伤害到妹妹,每次都故作坚强的走在妹妹前面。

  可是每次遇到危险,却是妹妹在救我。她的灵力,果然要比我强很多。

  我想要守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只是每次都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

  母后很生气,不准我再跑出去,母后说:“等幻雪九百岁就要被送到封印之地,不得与亲人相见,你不要再整天和她在一起,免得日后麻烦。”

  母后这样说的时候,我以为,她不抱幻雪不亲幻雪就是因为怕以后不舍得她离开,所以才压抑着对幻雪的母爱。

  如果没有那天无意间听到父王和母后的对话,我会一直这样以为。

  那天,我误入地宫深处,看到父王和母后对着一个水晶棺冢。

  我刚要上前呼喊,却听见父王苛责母后。父王从没那么大声的说过话,吓得我停住了脚。

  父王:我很想知道,你到底对她说了什么,让她心甘情愿去死?

  母后:我说,你从没爱过她,你和她在一起是念在她对你一往情深的份儿上。

  父王:你对所有的人都那么仁慈,为什么单单就容不下她?

  母后: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你说只对我一人钟情,此生不负。我能让她的**存活下来就已经是恩赐了!

  父王:你!

  我逃一样的离开那里,简直不敢相信一向温婉贤淑的母后竟然有如此强势的一面。

  躺在水晶冢里的女人,应该就是幻雪的娘亲。

  我想把这个秘密告诉幻雪,可是看见幻雪望着母后的时候,眼睛里满是期待,她说:“哥哥,我好想母后抱抱我啊,哪怕一下也好。”我不忍打碎幻雪的梦。

  时光飞逝,洞中不知岁月远,转眼间幻雪已经到了被送往封印之地的日子。

  那天,是幻雪九百岁的生日,我准备了很多漂亮的衣服想要送给她,却在出门的时候被人拦下,母后有令,将我禁足于房间。

  我气得不吃不喝,直到母后进来劝我。

  我问她,为何不让我见妹妹?

  我生气的口不择言:“母后,幻雪的娘亲是不是你害死的?”

  此刻,我那人前高贵典雅的母后不可抑制的哭泣着,她说:“天儿,母后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如果母后不逼她,说她和**只能留一个,她怎会甘愿把灵力传给幻雪?如果幻雪没有她的灵力,如今在封印之地受苦的人就是你啊。”

  天神赐予天狐一族世代守护上古封印的使命,封印守护者从天狐少年中挑选灵力最强的一个。

  自从得知幻雪的身世,我翻遍了所有古书寻找解除封印的方法。可是书上只有加固封印一说,并无解除之法,有本破旧的竹简上记载,在昆仑山脉之地,有一株灵草,服之可长生不老,用之可加固封印。

  我喜出望外,把竹简藏在怀中,前往封印之地。

  今天是我一千岁的生辰,也是我幻化**的一天,我要让幻雪第一个看见我。

  幻雪看起来好像更加瘦小,孱弱的身子被冷风吹着,毛茸茸的耳朵被细雨打湿。我心疼的无以复加,变**形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拥抱我的妹妹,母后不肯给她的爱,我来给。

  幻雪乖巧的伏在我胸口,“幻雪,我要去做一件事。”我告诉她我的想法。

  我知道她一定会担心我出事不让我去,可是我心意已决,转身离去。

  妹妹,你等着我,我一定还你自由。

  死亡沼泽与蛮荒城交界有一道屏障,天狐一族世代不得离开屏障,否则灵力大失。

  哪怕我变成一个凡人,我也要找到灵草,加固封印,还我妹妹自由。

  我拼尽全力闯过那到屏障,却因为体力消耗太大昏死过去。

  倒下之前,我仿佛看见蛮荒城的漫天风沙,我嘴角扬起笑容,心里念着:“真好,妹妹,我出来了,你等着我。”

  蛮荒的风夹杂着沙划过我的脸,我迷迷糊糊的喊着:“水,水,水......”

  似有一丝甘甜滴落口中,我贪婪的吞咽着,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姑娘手中托着一个由树叶折叠成的漏斗,甘凉的清水正是她喂给我喝的。

  我起身,对她抱拳行礼:姑娘,谢谢你救了我,在下塑天,敢问姑娘芳名?

  她在我对面对我施礼,动听的声音一出口我便沉醉其中。

  我永远无法忘记自己晕倒在蛮荒大漠,孤独无依的时候有一个姑娘把我带到水源处的桥上,喂食我清水。

  她一袭雪白的纱衣,乌黑的头发散在身后,身子轻盈的微侧,双手放在腰间行礼,轻柔的说:我是仙草。

  那一刻,似有黄鹂鸟清脆的叫声划破静谧的森林。

  我耳畔被她的声音萦绕,**不受控制的加快跳动。

  我傻傻的站在她对面不知所措,局促的用手掌卷着衣角。

  她温柔的笑,细心的问:“塑天,你可是迷路了?”

  我重重点头,“是,是。”其实我压根儿不知道路。

  仙草巧笑倩兮,低头的瞬间有发丝滑向眼前,她熟练的伸出芊芊右手将发丝拢入耳后,浅笑着说:“我住在昆仑山灵台镇,今日到这里取水遇见你也是缘分,眼看天色已晚,你若不嫌弃,就随我来吧。”

  我慌忙说着“不嫌弃不嫌弃。”紧跑两步走近她,说:“我帮你拎水吧。”

  回到昆仑山,天色已经暗下来。仙草把我安顿在客房。

  我拿出破旧的竹简,一个字一个字的反复打量,想要从只言片语里找到有关灵草的蛛丝马迹。

  深夜,忽闻门外有打斗声,我脑海里闪过仙草柔弱的身影,急忙冲出去。

  一群兽妖趁着夜色潜入灵台镇,仙草正与它们打作一团。

  我伸手拉弓射穿几个兽妖来到仙草身边,与她背靠背,我说:“仙草别怕,我来帮你。”

  仙草见我熟练的拉起弓,用灵力幻化成箭矢刺穿兽妖,问我:“塑天,你并非凡人?”

  我并未多言,与她一起并肩作战。

  当兽妖全部消灭,我才坦诚的对仙草说:“我是灵狐。”

  我不想骗她,不知道为什么,我从一开始就想对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发自内心。

  仙草轻笑,月光洒在她光洁的脸上,竟有一种熠熠发光摄人心魄的美。

  她说:“灵狐,我也只是一株灵草。”

  我骇然,一丝笑僵死在脸上。

  仙草说她是灵草,我想过无数次灵草的样子,都是一株不会说话的小草。

  这样一个活生生站在我眼前的姑娘说她是灵草,让我怎么办?

  我矛盾着,挣扎着,心里似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

  一想到还在封印之地受苦的幻雪,我便咬着牙下决心,我要带仙草去救妹妹!

  怎样才能取得她的信任,让她心甘情愿跟我走呢?

  我想,除了让她爱上我,并无第二个办法。

  我对仙草说我想留在昆仑山,她依然微笑着说:“好。”

  于是我每天跟仙草一起到昆仑各地收集戾气,她是昆仑山脉罪垢戾气的净化者,是守护昆仑冰川纯洁的灵草。

  我看着她把戾气吸收,再净化,竟不忍心将她带离这冰清玉洁的世界。

  有次我们在收集戾气的路上遇到了冰川雪女,她狰狞着大笑,迫切的想要吃掉仙草。

  仙草把我推开,喊着:“塑天你快走,冰川雪女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快离开这里不要管我。”

  我并不多想的直接护在仙草前面,用灵力把她传送到灵台镇,猝不及防的被雪女一掌打倒在地上。

  雪女嘶吼着想要一脚踩死我,此刻的我,竟然异常欣慰,只要仙草安然无恙,我死而无憾。

  一道黄色的光芒闪过,雪女吃痛的闷哼一声退后。

  我顾不得寻找光芒来源,变身天狐向灵台镇奔跑。

  回到家,我急切的抓住仙草左看右看,确定她没有受伤之后,我才舒出一口气。

  仙草红着脸,轻声说:“塑天,你弄疼我了。”我慌忙松开紧握着她的手。

  “感谢老天,你没事就好。”我真诚的感谢上苍,还好她没事,不然,我会难过的不知所措。

  我望着仙草的眼睛,真诚的说:“仙儿,跟我走吧,离开这里,到我的家乡去,去见我的父王母后。”

  “那,我是你什么人?”仙草娇羞的问。

  “你是我喜欢的人,仙儿,我喜欢你。从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你。”这句话在我心底默念了千遍万遍,终于有勇气说出来,心底似有一头小鹿在乱撞。

  仙草说,她有一个师父,在冷云镇,要向师父请辞才能跟我走,我无比温柔的把她拥在怀里,轻声说:“那我们明天便去拜别师父。”

  第二天,我见到仙草师父的第一眼便认出那天在冰川雪女手中救下我的人,正是他。

  他一身洁白羽衣,仙风道骨,一看便是上仙。

  仙草恭敬的说:“师父,徒儿找到真心相爱的人,想离开昆仑。”

  上仙说:“仙草,你可要想清楚,你若离开昆仑便不能再回来,是福是祸你都要自己承担。”

  仙草重重点头,“徒儿心意已决。”

  上仙望着我的眼神很是复杂,末了,他无奈的挥挥手说:“罢了,罢了,你们走吧。”

  借用仙草的灵力,我很容易的回到死亡沼泽。

  我没有直接带她见我的父王母后,而是在长生堂废墟找间屋子住了下来。

  这一路走来,我对仙草再也说不清是利用还是真心喜欢,我的心每天都在承受着煎熬,如果没有妹妹,我真想就此与仙草一起长相厮守。

  可是,我真的不忍心再骗她。

  我问她:“仙儿,你真的是灵草?”

  她惊慌的起身,“塑天,你是嫌弃我了吧?”

  我内心挣扎着,说:“不是这样的,仙儿,我妹妹被送往上古封印之地守护封印,不得自由。我很想用灵草来**上古封印。我知道你不能理解,可是我欠她的.....”

  我话还未说完,仙草的眼泪便扑簌簌掉下来。

  我急忙去擦,心疼的说:“对不起对不起,仙儿,我不是有意欺瞒你的。”

  仙草哭泣着说:“塑天,我问你,你是因为想要灵草才和我在一起的吗?”

  我一字一句的回答:“不,仙儿,我爱你。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没想过其它的。”

  仙草停止了哭泣,低下头抹去泪水,说:“那好,塑天,灵草你快拿去救妹妹。”

  我惊愕:“不行!那你怎么办?”

  仙草看着我的眼睛,明亮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欣慰,她说:“塑天,灵草在我身上,我只是昆仑山仙境里的一颗烁魂草。师父说,我是吸收天地灵气化为人形,他见我有灵气便收为弟子。”

  我突然把仙草紧紧抱在怀里,喜极而泣。感谢上苍,仙草不是灵草。

  不知不觉间,我们从昆仑离开已经有一百年之久,幻雪也应该长大**,不知道我的妹妹幻化**会有多美,我想象着她的样子她的个子,幸福的笑出声音。

  仙草依偎在我怀里,开心的问:“塑天,你傻笑什么?”

  我说:“仙儿,我觉得我好幸福,等我救出了妹妹,就带着她和你,一起回死泽地宫去拜见父王母后。”

  “仙儿,我要迎娶你,给你最高的礼仪,最炫丽的婚礼,让你成为最幸福的新娘。”

  我认真的规划着我们的未来。

  仙草把脑袋埋进我怀里,温柔的说:“塑天,有你,我觉得好幸福。”

  “我也是。”我把仙草抱的更紧了。

  死亡沼泽没有日出,只有常年不断的阴雨。

  清晨和日暮的光景完全无法区分,仙草常常睡的黑白颠倒。

  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我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带上灵草准备前往封印之地。

  刚到门口,仙草从背后环住我的腰。

  她不安的说:“塑天,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会如此恐慌,好像你再也不不回来一样?”

  我转身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她:“傻瓜,我去去就回,你在家等着我。”

  与仙草告别后,我便向着封地走去。

  最近很是奇怪,从昆仑出来身体就开始感觉不适,常常有黑色的戾气从体内散发出来。

  今日有灵草在身上,我竟然感觉身心舒畅,不知道是不是心情所致。

  到达封地那一刻,我看见一个瘦弱的背影孤独的坐在水潭边。

  她小小的个子,乖巧的头发,穿着洒满春晖的小裙子,在这凄凉的封印之地,她是那样明媚而耀眼。

  我试着轻唤她:“幻雪。”我的嘴唇实在是颤抖到不行,发出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见。

  她起身,回头。上下打量我。

  四目相对,在我落泪之前,她哭喊着“哥哥!”便扑进我的怀里。

  我紧紧抱着她,我可怜的妹妹,为我受苦的妹妹,第一次见到她幻化**的样子,这样的美丽清秀,楚楚动人。她的母妃也一定是一个漂亮的女子,只可惜,一生的深情都付给了一个并不爱她的男人。

  我把灵草交给幻雪,叮嘱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母后。

  灵草离开我身体的那一刻,我剧烈的咳嗽,戾气从体内缓缓透出来。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感觉自己虚弱到了极致。

  想起还在家里等待的仙草,我忽然很不舍,如果我不在了,她怎么办?

  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我对幻雪说:“妹妹,你帮我完成一个心愿可好?”

  我无法看到幻雪凤冠霞帔出嫁的那一天了,我要亲手给她打造一个婚礼殿堂。

  我知道,仙草一定会找到这里来,我要让她离开我,回到昆仑山。

  我身上源源不断有戾气涌出,仙草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也一定染有戾气,只有昆仑山脉冰清玉洁的世界可以净化,我要让她活着,好好地活下去。

  准备婚礼的那一天,死亡沼泽破天荒的出了一次太阳,我在明亮的阳光里竟然冷汗涔涔。

  幻雪扶着我,紧张的问:“哥哥,你怎么了?你要不要紧?”

  我拍拍她的小脸,怜爱的说:“哥哥没事,妹妹,等你真的做新娘子那一天,别忘了告诉哥哥,我想看着我的妹妹得到幸福。”

  幻雪紧张的快要掉下眼泪,她说:“哥哥,你要等的人什么时候出现?你要快点赶往地宫修炼。”

  我抬头看看大大的太阳,伸手想去遮挡阳光的时候发现自己手上黑色的戾气越发的嚣张。

  我说:“再等等,她,就快要到了。”

  当我周身的戾气瞬间大增的那一刻,我揽过幻雪的腰,吻上她的额头。

  我说:“幻雪,戏剧开始了。”

  仙草凌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塑天,你骗的我好苦。”

  幻雪在我怀里想要回头去看,我急忙捧住她的脸颊不让她动。

  幻雪有着和我的如出一撤的眼神,我怕仙草看出破绽。

  我极力的隐忍着内心的真实想法,努力不让自己去看仙草的脸。

  我怕看见她哭我会忍不住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假的,告诉她我只爱她一个。

  可是,我不能,我的灵力已经耗光,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努力勾起一丝笑,说着口是心非的话语。

  直到仙草发疯了一般撕扯着我挂满城门的红色丝绸,她破坏了一切婚礼用的红色物品,伤心欲绝的离去。

  那一刻,我被撕扯的心终于再也感觉不到痛,我无力的倒下。

  我好累,终于撑不下去。

  妹妹,你要幸福,找你的自由去吧.....

  仙草,你回到昆仑吧,那里可以净化你身上的戾气。


    【三】仙草篇。 121.gif
  我是昆仑仙境的一株烁魂草,师父说,他遇见我的时候我已经吸收了足够可以幻化**的天地灵气。他见我有了仙根,便把我带回冷云镇,细心照料,直到我化**形。

  师父把一颗灵草植入我的体内,要我每天负责净化昆仑山脉所有戾气之源。

  我住在灵台镇上,守护着前往冷云镇的路,避免一切兽妖打扰到师父清修。

  某天,我穿过屏障,来到蛮荒水源取水邂逅一个墨衣男子。

  他说,他叫塑天。

  惊世美名英雄塑,天地浩大乾坤和。

  我很喜欢他的名字,我邀请他到灵台镇,自然的像是邀请一位老朋友。

  兽妖来犯的时候,我担心塑天身体还未恢复,不想打扰到他,便跑到灵台镇外厮杀。

  塑天穿过层层兽妖来到我身边,我的心轻轻地动摇了,从未有过一个男子与我并肩作战。

  他关切的问:“仙草,你没事吧?”

  他唤我仙草,并未称我姑娘,莫名多了一丝亲切。

  只是我看着他手中靠灵力幻化来的弓箭,猛然意识到:“塑天,你并非凡人?”

  塑天本是天狐一族,他坦诚相待,我也无需隐瞒。

  我说我是昆仑山脉的一株灵草,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惊讶。

  然后,我在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不安、纠结、疑惑、挣扎。

  我问他:“塑天,你怎么了?”

  他说不管我是灵草也好,仙草也好,他想留在灵台镇。

  他眨着明亮的眸子问我:“仙草,我可以留下来吗?”

  我有何理由拒绝一个生死关头与我并肩作战的男子,我微笑,说:“好。”

  于是我每天收集戾气的路上便有了塑天相伴。

  他幽默风趣,常常给我讲昆仑以外的故事,逗得我开怀一笑。

  其实我知道,他讲的那些故事里很多都是假的。

  他是一个孤独的**,他没有很多快乐的故事。

  很多个晚上,我都看见他孤寂的坐在房顶,望着月亮痴痴的发呆。

  他经历了什么发生过什么,我都无从得知。

  他不说,我不问,我们依然快乐的在一起。

  若不是那次遇见一直苦苦寻找我的冰川雪女,我并不能看清自己的内心。

  那天我们无意撞见冰川雪女,她红着眼睛想把我吃掉以增加自己的修为,我自知不是她的对手,慌忙间推开身边的塑天,叫他快走。

  我感受到一股温暖的力量,一道亮光闪过,我回到灵台镇的家里。

  是塑天救了我,不行,我要去救他。

  来不及多想便冲出门去,却与迎面飞奔而来的天狐撞个满怀。

  塑天化**形,握着我的手拉着我左看右看,眼神里充满了关切。

  确认我没事之后,他才说:“感谢上苍,你安然无恙。”

  他颤抖的手把我的手都攥的生疼。

  莫名的情愫萦绕在心头,一丝暧昧在我们之间升腾。

  塑天的声音在耳畔温柔的响起:“仙儿,你跟我走吧,离开昆仑,去见我父母。”

  我心里自然是愿意的,可是我还想问他:“我是你什么人?”

  他说:“你是我喜欢的人。”

  这一句话,我等了好久。从我第一眼看见他,从他冲进兽妖里护我,从他在冰川雪女手中舍命相救,我就一直,爱慕着这个叫塑天的男子。

  我向师父拜别,要与塑天长相厮守。

  师父说:“你若要走,就再也回不来,是福是祸都要你自己承担。”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我,根本听不进去师父说了什么。

  他给我刻画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一场盛大的婚礼,让我的心自甘沉沦。

  塑天告诉我要救妹妹,我把灵草拿出来给他。他说等救了妹妹,就带着我一起回家。

  直到那天看见塑天和另一个女子在一起。

  所有的美梦都在我去寻找他的路上粉碎瓦解。

  他吻着穿着喜服的女子额头,他说,那是他心爱的人,他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想要我的灵草。末了,他让我滚回昆仑。

  我撕碎了婚礼上所有红色的喜布,黯然离开。

  想起师父的话,不知该何去何从。

  自从灵草离开我体内,我的身体就出现了异样,大团大团黑色的戾气涌现。

  我以为,这是塑天拿走了灵草,我不能净化戾气所致。

  我恨透了塑天,他欺骗我的感情,骗走我的灵草,还把我弄得人不人,鬼不鬼。

  我要报仇,我要回到昆仑修炼,有朝一日,我一定要亲手杀了塑天!

  我回到昆仑拼命吸收戾气,没有灵草来净化,我的身体很快被戾气吞噬,变成一个戾魔。

  师父找到我的时候,我正**着戾气不能自拔。

  师父愤怒的说:“孽灵,你可知错?”

  我惊愕的抬头,问:“师父,我何错之有?”

  师父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也怪为师,一开始便给了你一个美梦的开始。你本是一株烁魂草,靠吸收各种亡灵怨气而生,逐渐强大到吸收戾气可以幻化人形。为师本想将你散去,奈何你已有了灵性,于是把你带到冷云镇,赐你仙草净化你身上的戾气。本以为将你吸收怨灵长大的记忆封印,你便可以静心修炼,却不知你会和一个天狐相恋。他本是天狐族未来的王,冲出结界来到这里已经灵力大消,和你在一起久了也就被戾气所侵。当日,你要和他走,我已看出他时日不多,奈何你二人情真意切,也只好随你们去了。造化弄人啊.......”

  我遣散身上戾气,化成最初的模样,跪在师父面前。

  原来,是我害死了塑天,不是塑天害了我。

  他好意让我回到昆仑修炼,净化我体内戾气,却不想我因仇恨蒙蔽了心智。

  跪别师父,我要去找我的塑天。

  再次来到死亡沼泽,光景已不复之前。

  天狐一族在其它地方自由出入,他们脸上洋溢着笑,在阳光下安居乐业。

  我来到上古封印之地,看到坐在地上的那个瘦弱的身影。

  如果我没记错,她应该是塑天口中的“妹妹”。

  我还未开口,她像是早就知道我会来一般头也不回的说:“你来了。”

  “他,在哪儿?”

  “哥哥他......被母后带走,据说葬在了神域。”她起身,转过头看我。

  在她的脸上,我看到了和塑天如出一撤的眼眸,那似曾相识的眼神让我埋在心底的眼泪再也住,我跪在地方双手捂住脸颊,失声痛哭。

  她拍拍我的肩膀,说:“嫂子,哥哥很爱你,我感受地到,只是他说只有你回到昆仑才可以活下去,他要你好好的活着。”

  我把那个唤我“嫂子”的姑娘拥在怀里,我的塑天一定很爱她,才甘愿冒死去寻找灵草来救她。

  我告诉她,“你要好好的活着,我要去找你的哥哥了。”

  按照幻雪所说,我在神域找到一片不毛之地,方圆百里,寸草不生。

  这里,葬着我的塑天,我今生的挚爱。

  我散去自身灵力,一枚烁魂草的**被我分散成千上万,我把它们撒在这片土地上。

  所有**沾染着我相思的心血在这里生根发芽,开出唯美的花朵。

  我投入塑天的怀抱,拥着他在这里一世长眠。

  塑天,我会在这里陪着你。

  据说,神域有一处,鲜花成簇,郁郁葱葱,甚是美丽。很多天狐在这里出生,很多恋人来这里举行婚礼。

  这里一年四季温暖如春,花开不败,像极了一个仲夏夜之梦,人们亲切的把这里命名为仲夏花海。


      世人皆求长生,永世不死又何等孤单,若不是心中有大爱,愿意为族人心甘情愿放弃自由,要这长生有何用。



回复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202

帖子

474

积分

略知一二

Rank: 2

积分
474
发表于 2021-2-18 05:2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官方论坛APP
好悲伤的结局
回复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65

帖子

863

积分

略知一二

Rank: 2

积分
863
 楼主| 发表于 2021-2-20 18:3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生也不见得快乐啊,即便是活着短暂,也过的璀璨
回复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完美游戏

GMT+8, 2022-11-29 15:45 , Processed in 0.10113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