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完美游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59|回复: 2

[原创图文] 【墨染山河】小说-循仙

[复制链接]

39

主题

3068

帖子

6353

积分

声名远播

Rank: 4

积分
6353

官方论坛荣誉会员

发表于 2020-12-13 05: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旧物事
蔼蔼群山,悠悠青云。残阳将落,一抹余辉将这群山照的一片祥和。一处山落下,小村子里偶有青烟升起,这恬静中的烟火气息倒更衬得世风平和。
天色将暗,农人陆续劳作归来。一阵小孩的嬉闹声伴着三两声狗吠由远及近,为首的男孩手里拿着个蕉叶的风车,后面的三五个**拥着他跑。
“易儿,天黑了快回家了,再晚了点,小心你娘要不高兴了。”一声浑厚的男声远远的喊了过来,循声望去,一身布衣的男子,面目温和,只是一脸胡渣衬的他沧桑不少,只见他一手扛着锄头,一手牵着牛,那牛犹在慢悠悠的咀嚼着。
跑动的孩群中,为首的男孩停下了脚步,后面几个小孩立马拥到男孩边上,男孩喊了声“爹爹我马上过来”,说着将手中风车给了边上的伙伴就撇下那群**向着男子跑了过去。
“爹爹你累不累?”男孩从男子手中牵过牛绳。
“爹爹不累,爹爹今天在河边见到好多小鱼,过几天带小易过去抓好不好?”
“好哇好哇,抓鱼回来给娘煮汤喝。”
“哎哟,那可能不能再让灰灰更大黄给打翻了”。
“嗯嗯,那必是不能的。”男孩撅着嘴,一脸稚气。“爹爹,我们快回家,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天色刚暗,外面已只能见得一些物事的轮廓。屋里,昏黄的油灯下,男子一脸凝重,男孩瞪着闪亮的大眼小心的看着男子。男孩身后一身素衣打扮的女子默默拥着男孩,那一脸的素净,丝毫看不出农家妇人的模样。三个人就这么沉默了半晌,男孩的眼睛来回的在男子跟女子脸上扫了好几下。
“叮铃铃……”一阵清脆的铃铛声,瞬间打破了这许久的沉默。男子身躯一震,女子平静的脸上也漾起了几许焦虑。原来是男孩好奇的摇了下桌上布包里放着的铃铛,布包里还有一片绿色的衣角。
男子皱着眉头从男孩手里拿过铃铛,与那片衣角放在一起,又用布包好。“这些许年过去了,这些老物件,似是从没有见过一般”男子握着布包,一脸平静。
“小凡,虽然过去那么多年,咱们易儿也长这么大了,但是我知道,有些事在你心底最深处,你虽然从未提起,但也是不会轻易抹去的。我认识的张小凡,从看到的第一眼,到这么多年后的今晚,一直都没变过。”
男子一怔,嘴角抽动了下,想张口说什么又没说出口。
“我无法替代碧瑶,就如碧瑶也无法替代我,我们两个本就截然不同,但我们两个又是那么相似,爱一个本就没什么对错可言。我知道这么多年我们在一起,其实你的心结一直都没解开过,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善良又深情。碧瑶因为你而死,她在你心中占据的位置是我永远都没法替代的。”
男孩瞪着眼睛了看男子又看了看女子小心的问了一句:“娘,谁是碧瑶啊?”
两人看了**一眼都没说话。
男子眼神暗了许多,温和的脸上渐渐有了些痛楚的神情。
“如果真的可以让你打开心结,我倒期望你能去直面那些疑惑,虽然我们过上平淡的日子实属不易,但我不想你把遗憾留在心里。”
“易儿,给你包裹的人还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女子说着半蹲下身问男孩。
“额,那个姑姑说,如果爹爹想知道一些事情的话就去河阳城的山海苑去找她”男孩一脸认真的回答着女子。“哦,那姑姑还说,她只在那等候三天,三天后就再也不会来这个地方了。”
“那姑姑可是手上拿着糖葫芦?”男子缓缓问到。
男孩侧头想了一下,“没有,那姑姑可凶可凶了,走的时候还掐了我的脸呢”
“不是小环,那会是谁?谁又会知道我们住在这里,还知道碧瑶的事?”男子陷入疑惑。
“知晓碧瑶一事的人众多,但留存这衣角的人应该不多。至于我们的行踪,多少年就深居于此,若真有心打听也是容易打听到。”女子顺着男子的疑惑解答到。“听闻当年小环、周一仙、野狗道人还有个金瓶儿一起云游四方,如果不是小环,那会不会是金瓶儿?”
男子眉头紧锁,“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为何突然重翻旧事?”
女子一脸温柔,看着男子说:“也许是她云游四方听到了些什么,或者遇到些什么吧,这些你大可去见她一问究竟,若能了却你的这桩心事,我也可放下心来。”
男子站起身握住女子的手,眼睛里一片深情。
河阳会
时历十余载,河阳城虽还叫河阳城,城貌却早就大变,与老河阳相比,新河阳大了十来倍。早些年花上半天时间可在河阳城绕上一圈,如今是不大可能。只是新城新貌,倒不似多年前古香古色民风淳朴。不过相较老河阳,新河阳倒热闹不少,纵使晚上依然叫**声不断。
张小凡自多年前正魔大战深居草庙村后与陆雪琪连理成家,就甚少出草庙村。当年青云山正魔大战一役后,正道虽损失惨重,倒也换得了天下苍生许久和平。这期间,因受大战影响,几大名门正派受创严重,之后的年月几乎多处在门派重筑上。正派中唯有青云门一脉根基深厚,在当今天下依然有着一席之地,其他诸如天音寺、焚香谷早就一蹶难振。好在自魔道大势已灭,几大名门正派倒也落得清闲。
这一晚清风徐徐,张小凡一身布衣只身到了河阳城。若非询问路人,怕是也要迷路在这眼花缭乱的新河阳城里,山海苑作为河阳城最大的酒楼,自然也是换了个模样。这倒也好,除了山海苑那三个大字,其他的倒也没让人回想起什么。只奇怪的是,山海苑外面看似重修,内里倒是变化不大。
那带话的女子只说了在山海苑等候,却并没说具体的地方,也不能确切的打听,倒让张小凡焦心一番。稍转了一圈,张小凡循着大概的记忆,鬼使神差缓缓摸索到了山海苑的后园,这后园除了种的花草更繁多,其他倒没怎么变,依然与十多年前一般。张小凡暗自回想,同样的夜,同样的地方,自己内心似乎还和当初一般,只是外形早于当初那个少年相差甚远。如若当年不曾来过这后园,恐怕好多事都是另一番模样吧。张小凡不由得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想起摘花的人,想起那些木讷的对话。
忽的,张小凡内心一震:时至今日,已是多年过去,纵使心有遗憾,如今也是境况不同。想到雪琪跟**在家守候,张小凡倒定下心,渐渐让心绪回到当下。
“你说,如果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碧瑶,你会不会放下一切跟她走呢还是只是简单的说一句好久不见呢?”不算安静的山海苑后园里,一声凌厉的问话立时让一切静止了一般。
张小凡嘴角颤动了一下,如果真如问话的人说那般,他也没想好该怎么做。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果然活成了张小凡。”昏暗的后园一角,话音来处,一个鹅黄锦衣的女子走了出来,虽年过多时,但不论身材还是相貌还如多年前一样妩媚动人,更多了一些妇人的丰腴。那一脸魅惑的似笑非要,若是普通人,恐怕早就丢了魂。
“我倒希望看到你活成鬼厉,可惜啊可惜,好好的一个绝世人才非要把自己活得如此平庸,你果真如你名字一般。”金瓶儿说话的口气还如多年前一样凌厉。
“好久不见,金公子。”突遇故人,张小凡一时语愣。
“呵呵呵呵呵呵……”金瓶儿一阵咯咯直笑。“我可没让你跟我说好久不见。说实话,看到你让我挺失望的,我本来希望今天来的是棱角分明敢爱敢恨的鬼厉,可是见到的却是被年月磨平了棱角的张小凡。你如今和天下所有的凡世俗人有何两样?”
张小凡不知如何回答她这个问题,只看了金瓶儿一样。
“罢了,看你这样子,倒似多年前那个少年一般,还是愣头愣脑。这么多年过去了,能保持这种状态,倒也是不容易的。所以你准备跟我在这里站着长谈一番吗?”金瓶儿依旧一嘴的桀骜。
两人开了间房,店小二一脸的坏笑。店小二领二人进了房,金瓶儿招呼店小二:“把你们这最好的酒菜摆上一桌。”
张小凡倒也没面露难色。
“这倒不像你。听说你这些年深居村落,早已过上农人的生活,不似有钱人啊。”金瓶儿挖苦到。
“故友相会,总不至于太过寒蝉吧。”张小凡答了一句。
“我知道你既然来了,肯定还是为了那事,放心吧,我既然找你来,这事自然也没那么简单。等我吃饱喝足,会跟你慢慢道来的。”金瓶儿似乎看出来张小凡内心的想法。
张小凡只得等她吃饱喝足才好细问心中疑惑。
诡秘事
“你道这世间,当真有神仙没有?”金瓶儿吃饱喝足关窗关门后神秘兮兮的问张小凡。
张小凡一愣,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思岑片刻说:“这看要如何界定。”
“长生不老,飞天遁地,腾云驾雾,起死回生……这些似乎也并不是很难做到”金瓶儿似在自言自语。
张小凡不知她为何说这些,只是不解的看着她。
“你知这世上修仙入魔羽化成佛是常事,可知这世上原本就流存有神族天脉、巫族灵脉、兽族狂脉、魔族鬼脉、妖族邪脉、人族血脉?”
张小凡一脸疑惑,“这倒是不知道,我早年自青云山修行,偶听师傅师尊们讲起过一些上古八方旧事,知道这世间本就千奇百怪,纵是有些许天方夜谭现世,也是道法自然。”
“你说的这些自然我却觉得甚是神秘,想我合欢派早年霸气一方,虽不如青云根基稳固,倒也是当时名有一方的。一日我虽小环一行游历至世初巫山,发现我一身修为在那片土地上似是断了翅膀的鸟一样。”
“世初巫山?这个名字倒是没听过。”
“佛家说的极乐西方你可曾听说?”
“这个倒有所耳闻,只是这极乐西方,世上怕是没有吧?”
金瓶儿嘴角一扬:“可不止这些地方。当年青云山正魔大战够惨烈吧?你当我遇到过比这更惨烈的是什么?”
张小凡实在想不出更惨烈的是什么。
“方圆百里寸草尽毁,蝼蚁尽灭。”金瓶儿说的一脸平静。
“这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世上还有比诛仙剑阵更厉害的法阵?”张小凡有些怀疑。
“恐怕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太多太多,所以我问你这世间有没有神仙。”金瓶儿倒似在认真思考。“人为了突破自我得到更强大的力量选择修行,那么修行到高境界之后会是什么呢?可能在青云是由散仙、真仙来区分。但修到更高的境界时,人还是不是人?或者真的可以羽化登仙飞入天界永生不死无苦无忧?”
张小凡听她讲的云里雾里,有些心不在焉。
金瓶儿看出来他心事不在她讲的这些话里便转了话峰:“我知你与碧瑶一往情深过,你今日前来,想必也是想解开必要为你而死的心结。只是若碧瑶活着,你当真能见到碧瑶,这件事情恐怕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
“我知道碧瑶死了,因我而死,替我而死,于她我是心有亏欠,这种亏欠感从始至今一直在我心里难以平复,我只希望有机会跟她说一声对不起。”
“执念太深,可不是件好事,你可知有些人为了你不曾对其他人敞开过心扉。果然情这个字,是最最不能碰的。”金瓶儿语重心长,倒似是也看开了一切。
“小环跟周一仙他老人家还好吗?”张小凡问到。
“小环可不是小环了,早年她为了救我和老狗道,损了阳寿,如今样貌衰老太过,不然来找你的该是她了。这些年我们游历四方,小环遍寻还魂之法,希望尽自己余力换碧瑶片刻清醒或与之精魂相通,却都没有所获。倒是她自己因为执念太深,性情跟样貌都大变”金瓶儿说的倒显轻松。
张小凡不知道如何回话是好。
“铃铛当然不是合欢铃,衣角当然也不是碧瑶的衣角。想来你也是看出来了,不然你也不至于如此平静,也或许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当真已经没了什么念想了。你手上的东西,是小环在鬼王处求得的,只是这东西被调换过,并不能寻得一丝碧瑶的气息。可幸的是,小环相得了碧瑶真身并未死去。如此,当真有见到碧瑶活着的可能。”
张小凡听着面无表情。“你当真不信?你可以去狐岐山那一带看看,小环只相到碧瑶最后消失的地方”

回复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886

帖子

1704

积分

小有名气

Rank: 2

积分
1704

生日蛋糕

发表于 2021-1-1 08:3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官方论坛APP
看看
回复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387

主题

3693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773

碧瑶生日蛋糕美图鼠年大吉一战惊天首批版主纪念章天音爱心一二kitty猫发财喵福袋诛仙功勋勋章书情画意儿童节双马尾妹妹萌妹纸白雪姬小狮子雪琪鬼厉kitty月野兔小狐狸春节元宵节吃元宵月神狗子呀兔妹纸干饭人爱心小猪日记楼小恐龙爱心小本本爱的书页骑木马的小熊猫

发表于 2021-2-19 16: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部分张小凡和雪琪以及儿子的平凡生活,写的活泼有趣,以雪琪的对话引出张小凡内心的愧疚
话锋转,张小凡遇到金瓶儿,追溯往事,聊起故人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神仙吗?
我们愿意相信,碧瑶真的是九天仙子,历劫归去。
回复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完美游戏

GMT+8, 2022-11-29 15:08 , Processed in 0.07937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