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完美游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28|回复: 0

[原创图文] 大家好我是仙月巫师,欢迎各位喜爱完美的朋友。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6

积分

完美萌新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20-11-19 09: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仙月巫师传
      注:
         以完美国际2为蓝本。仙月区仙月巫师真实游戏体验改编。以完美国际2主线剧情为基础。玩家名字微调,如有雷同,纯属意外,还望各位不必纠结。其情节以想象,编辑为主。望各位渐入佳境。
      序:
        鸿蒙初开,天地混沌  中有巨人,盘古是名  神斧铿锵,劈开阴阳  浊者为地,清者为天
        天地寂寂,亘古一神  意兴萧索,自解全身  神之呼吸,风云叱咤  神之怒吼,霹雳雷霆
        神之双眸,日升月浮  神之须发,不灭星辰  神之躯干,山川五岳  神之血脉,湖海江河
        神之骨骼,金银铜铁  神之汗津,雨露甘霖……
                                                                                                        摘自<<完美编年史>>
        完美大陆上生活着六大种族,他们分别是:人族 妖族 羽族 汐族 灵族 胧族
        每一个种族都有自己擅长的几种职业,及遗传的天赋。他们分为修行者,与平民百姓。每一个种族都有自己的主城,主城拥有远古神力阵法的庇佑。因此,在任何主城都是不能使用仙法,魔法的。那也是所有平民百姓最后的容身之所。
                                                   第一篇:行前事(序篇)
         第1章{屠魔之战}
      黝黑的天空笼罩着灰色的山谷,山谷内已布满了各种魔怪的尸体。一头高约三丈,身躯如同蜥蜴,背上长着恶龙翅膀的怪物。它就是天魔!天魔抖了抖延伸起来十丈有余的翅膀,张开足以吞下巨象的血盆大口拾捡着周围的尸体,将他们丢入一个装满血的池子里。池子里的血沸腾起来,煮着一具具喽啰尸体。
      天魔怒吼一声“呃~啊~”,声音贯彻整个山谷。“渺小的修行者,我要你们神形俱灭!”天魔舔了舔盔甲上的血迹,纵身跃向正在激战的白虎妖兽。妖兽眼见要被踩在脚下,四爪伏地:“玄武附体”龟壳般的法盾竖立妖兽身边,将他团团围住,挡下天魔这巨爪。“咚”整个地面塌陷尺深,妖兽还是被踩到地下。“醍醐灌顶”羽灵用一道神符召唤光柱从几丈高的空中穿过巨爪照在妖兽身上,瞬间将伤口抹去。
      “锋啸梦华碎”羽锋长啸一声,顶盾持剑瞬移至天魔头顶。“逆武斩”对天魔进行奋力一击,打断天魔继续施法。“真元爆发”巫师十二响内增加四倍巫术攻击力使出“狂沙穿空咒”。一股五丈大小的沙尘暴出现在羽灵身后,将飘忽在空中的魔煞幽魂,地上的魔煞小鬼纷纷卷走。大声喊着:“羽灵开阵!”羽灵:“我的药包被调包了,真气不足,起不了阵!”“冲击术”蓝色光团砸在天魔五尺獠牙上。天魔暴动起来,翅膀一挥跳向巫师。“巫师意志”站在头顶的羽锋,翅膀上的刺客被抛出弧线撞在山谷峭壁上。天魔腹下武侠将长兵邪靠身后,继续冲向天魔。“流星赶月”
      正当战斗焦灼之际传来一阵马蹄声,声音不大却伴随着震动极具穿透力。“冲呀~”魔烦恼带领他的骑将包抄过来。这些骑将都是无头将领,魔烦恼更是厉害。冤魂化作的绿色怨气布满盔甲,双手分持的**戟怨气已经挡住了**头。见其冲锋,魔煞小鬼,魔煞凶徒纷纷让道。魔烦恼跨下的骷髅马在距离羽灵六七尺之地半跃前蹄,手中**戟左右分刺,三个方向全被封死。羽灵顿时吓得不知所措。千钧一发之际,妖兽咬住羽灵向后一甩。“天崩地裂”妖兽用尾巴顺势横扫,将那魔烦恼逼退几步。“快跑,羽锋快带羽灵逃跑!”……
      熬战一个时辰之后,再无兵器碰撞的声音。天魔舔舔嘴巴,**着眼前这团白光。面色死灰的红衣幽魂嘴里流着鲜血,躺在魔怪中间的妖兽尸体……
       第2章{帝邪来访}
        在完美中陆惊涛城边缘旁,那里有座小岛。细雨绵绵里,几座浅蓝色建筑即使在雨水的洗刷下也没有丝毫的耀眼。一切都是那么平静,从未受到关注的龙牙村,来了一位客人。背着两把大剑,挂在一条大金鱼下,矗立在空中。眼中带着怜悯的帝邪,自叹道:“没想到昔日故友之地竟是这般?”卸下红高头,径直走向村口。见一位长着鱼翅耳朵满脸鱼鳞的老者,问道:“你们可是汐族族人,为何下半生是鱼身鱼尾?你们与那惊涛城中的汐族人差异为何如此之大”。
       老者道:“看你这身打扮,应该是位剑灵吧。你有所不知,城中人修为高,能幻化出双腿双脚,而我们灵力低微,自然保持原来的模样。”老者一边讲到,一边整理着晾晒的小鱼干。帝邪:“老人家,这天不是在下雨吗?为何还要晾晒鱼干。”“年轻人,你不知道呀,这里是个灾难之地。自从先祖共工触犯众怒,被众神驱逐至此,我们这就变成了众神遗忘之地。这海狱三岛之内,皆受到诅咒,永世不得日光之佑。哎,即使常年下雨,我这鱼干也会凉干的嘛,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几十年都熬过来了,我还怕什么这鱼干不干吗?”“好了,好了,老人家就此别过。”帝邪赶紧往前走去,在这样岂不没完了?
       帝邪怒瞪着双眼打量着其他房屋,却未曾注意到其他村民那惊奇的眼光。“这谁敢上去搭讪啊……”“你说这人也是,来访客也不问个究竟”“谁管他拉?”“我家房顶上立有山型柱,门是一锥形,以鱼皮为糊窗”想起老友阿勇的话,帝邪瞬间更是火大,这他娘的不都一样吗?怒喊到:“云空玲,云空玲,你在哪里呀!”一妇女拨开鱼皮窗,微微瞄着他,这人看上去像是不怀好意呀。“好歹也是出自云空家,怎么如此胆小!”“莫不是这阿勇又在外面闯了什么祸事?仇家上门了。”“多半是这样吧”“都把祸事惹到这里来了”村民纷纷议论起来。云空玲平复了心态,整理了一下衣物,然也是强挤出一点微笑,开门道:“你是云空寂派来的吗?有什么事我们去村外讲!”哗哗哗,此话一出,村民瞬间一散而空,扭着那鱼尾巴也算是奇观呀!此时帝邪也是摸不着头脑,尴尬的笑了一声:“我对你们汐族的恩怨不敢兴趣,我只是受老友之托,来见见故人之子。”“哦”云空琳小声的应着,仔细打量着帝邪,眼前这位小兄弟与我家的年龄相差甚大,不管是敌是友,心想还是小心提防着为好。毕竟她兄长这些年可没少找她麻烦!
       “莫非你就是阿勇之妻?”“我家的,也是在外修行,并无音讯,你来的唐突,我也不能确定你是真是假,你可有我家的物品或言语为证。”“嫂子,我与阿勇虽以兄弟相称,他却长我好几岁,你不曾听说过我也是常事。也罢,这有一物品你拿回去看看。”顺手将挎着的包裹丢了过去。还好这云空玲有几分灵力,换做其他村民,早被丢趴下了。话说这帝邪还真是一莽夫呀!
      接罢便扭头回去,轻轻的带上了门,放在桌上。此时的云空玲心里很忐忑,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第3章{竭月妙魂}
       村外,灰色的天,海风中带着雨水。一条小船上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左手拿着镰刀刨着鱼鳞,不时的往海面望去。嘴里念叨着:“这家伙怎么还不回来,天都快黑了。”
      船下,海底泛着点点水泡,正追随这位人鱼少年。见其一手贝壳,一手鱼,嘴里还叼着两片海带。咕咕咕,咕咕咕...转着圈,还翻着跟斗,着实调皮呀。一个加速,瞬间越出水面:“妙魂姐,我捡了一个大贝壳~~”话音刚落又一头扎进水里。妙魂:“你慢一点,待会别把船给撞翻了!”
      唰,少年越出水面,一个劲的扭转着海带,海水洒满了小船。“竭月月,你个小怪物。”妙魂大喊着将手中的鱼砸了过去,“衣服全被打湿了,回去要被骂死。”竭月将手中鱼丢在一旁,拿下嘴里的海带,忙说道:“妙魂姐,衣服湿了回家烤烤不就行了吗?你又不会游泳,又不陪我玩,多无趣呀!你都不知道海底有多少鱼,多少海草,虾呀螃呀什么的,可好玩了…”“那你就让他们陪你好了,也不看看都已经戌时了”“呐,这个贝壳送给你,拿回去烤衣服的时候,顺便烤烤。这肉嘛…”“吃的完吗?一天就知道抓抓抓,也不会炒鱼,炒虾”“我娘会做不就完了吗?那手艺你又不是没尝过,简直绝了。”
     “ 月月”“妙魂”岸边一妇女纽着鱼身正朝海边走来:“月月,你家来人了,赶紧回来看看,好像是你爹的朋友。”“哦,我爹有消息了?”妙魂姐:“快快,推船!”正在望着妇女发呆的竭月立马反应过来:“好勒,坐好了。如果真是我爹的朋友,那他有口福了,今天抓这么多!”“呵呵,瞧你自豪的”“妙魂姐,你是不知道,我家哪有什么客人呀,我娘她们家亲戚我都从来没见过。况且我爹还是我们汐族鼎鼎有名的人物。”“敲你,你家都破成啥样了,还鼎鼎有名,你是要把你妙魂姐笑死呀!”“我爹那还不是为了族人,自己都舍不得往家里拿东西回来。不过嘛,也还是我心中的英雄!”嗨嗨,嗨嗨,不一会便靠岸了。“月月,你快点上来,人都来好久了,看样子脾气不怎么好呐!你要提防着点。”“啊,我知道了,妙魂表姑”
      “妙魂姐,你快转过去,把裤子递给我。”“小**有什么好看的!切。”一脸不屑的妙魂自语道。说着闭眼将裤子递了过去。
      “人鱼变”竭月一个响指,转身一变,立马还就长出两条腿来。一个跟头翻进水里将裤子穿好。啪,伸手一拍,脚踩上船尾,一跃上岸。回头笑着喊到:“妙魂姐,记得把晚餐带回家,我先回家了。”“呀,这家伙,是不是有点小突了。”一脸坏笑的妙魂……
       第4章{你叫我兄台?}
        竭月跑到村口,顺手揣了一把铁锹,撇在身后,嘴里嘀咕着:“希望用不上吧!”呼,呼,咽了一口口水。竭月:“这位兄台你就是我家的客人?你认识我爹?”帝邪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少年,出了头上那两只大耳朵,脸上一点鱼鳞之外。其他到与旁人无异,心中暗自惊喜道:“小子,不错嘛,能幻化人形了。”“这是我爹教我的,你还没说你是何人,来此何意。”
       “你爹是不是叫阿勇,竭勇。”说着便伸手搭在竭月的肩膀上。“对,没错”扭开手,心想既然知道我爹的大名,多半是友!但仍然注目着帝邪:“兄台,刚才冒犯了”“什么,你叫我兄台?你这小鬼”帝邪吼道:“岂有此理,再怎么说我也是和你爹称兄道弟的!”一把就将竭月推出丈余。竭月在地上翻滚了几圈,铁锹都掉了,委屈道:“你这人真是暴躁无理!”撒腿便跑回家:“娘”
      “你这人怎么这样呀,妙魂,快把东西给月月拿过去。”妙魂表姑赶紧示意妙魂离开,然后上前与帝邪理论:“月月,还是个**,你为什么出手这么重?谁家还没个小孩呀?你说你长得五大三粗的,还背着两把大剑,本来就吓人,哎,哎,哪有你这样来做客的...”“够了,这位大姐,我们还是进去讲吧。”帝邪也是无奈的摇摇头,“我这就叫出手?”
       妙魂一进门就看见竭月伏在母亲怀中,云空琳目视着桌子,一言不发。可桌上什么也没有呀?妙魂也是一头雾水,走过来踢了踢竭月的脚。竭月悄悄回过头瞄了一眼,然后一个劲的眨眼睛。示意妙魂问问到底是怎么了?殊不知她那通红的脸上有多少愤怒,“这情景显然不是什么好事!都这个节骨眼了,月月还在皮!“哼”强压住心中怒火,妙魂缓了一口气,将抱着的一筐海鲜放在桌上。“云空阿姨,到底是什么事呀?我都快急死了!”此刻空气仿佛凝固一般,静的可怕,连回音也没有的那种!
       第5章{魔幻天之影}
       “云空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坏消息呀?”妙魂表姑上前拍了拍月月的肩膀,月月起身望着这位“兄台”。“月月,还不快给这位叔叔请坐。”云空琳目光移到帝邪身上,淡淡的讲到:“兄弟,你给我们讲讲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家的...他还好吗?”帝邪卸下他那两把大剑,靠在织布机上,缓缓围坐在桌子上方,此时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他,寸步未离。帝邪:“勇兄为习仙道,受一仙长所托。那日,共邀同道中人一起潜入魔幻天伐魔。奈我修为不够,只能在幻境石旁等着。他们一行六位大乘,未时入,战至申时三刻。出来的时候仅剩三位大乘,已不见勇兄。据当场一羽灵讲到:魔烦恼切断了他们后路,他们陷入天魔与魔烦恼设下的包围圈,错过了元魂留体的施救时间。幻影兄最后也是强行遁隐才带出勇兄身前所使法器,交付与我。并嘱咐我照顾好他儿子。”“他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我爹就不能活着回来,你骗人!”“月月,你还小不知其中的危险程度。”“你放屁,他们有既有三位大乘回来,为何不带我爹回来。”月月红着眼睛发狂的问道。奈何汐族天生无泪,此刻再是伤心也留不出眼泪!月月第一次体会到那是多么痛苦!“月月,你可听说过妖族,想那妖兽身躯过丈,也无法打败天魔。他不是也没回来吗?”     
        “月月”妙魂早已泣不成声,抱着月月:“勇叔叔一定会在极乐世界保佑你的。”“什么极乐世界,这世上哪有极乐世界?”竭月自小生活在这炼狱岛,极乐世界对他而言真的不算什么!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极乐世界,真是讽刺!“月月,你爹留给你的遗物我给收在你的珍珠柜里面了,你去看看吧!”云空琳早已无力再讲话,却不想让月月最后的依靠坍塌下来。帝邪:“嫂子还请节哀。”“就是就是,云空妹妹,你不要太伤心了。”“自古修行就是一条违天之路,噩耗我也听过不少,其中险恶我等早已看淡。我家的,也是命该如此...”“娘”
       “行了,我去做饭,我去做饭,我去~做~饭,”“娘”“我去做饭,我去做饭,都亥时了吧,我去做饭”云空琳已有点恍惚,转身滑步至厨房,妙魂表姑抱起篮子也紧随其后。“娘”“月月听你娘的话,我去帮帮她。”妙魂姐下意识的给月月擦了擦眼睛,拉着他的手向卧室走去。云玲琳整理着餐具,嘴里念叨着:“我家的,你走了我们可怎么办呀,月月还这么小。以前凶险的日子都挺过来了,这次怎么就不行了。”“云空妹妹,眼下你可不能太伤心呀。得赶紧让竭月振作起来,不能耽误他前途呀!”“我尊重他的选择,他若选择修行之路,那这也是命数。”“你何不让前来的这位兄弟带他出去修行,我两同为女人,又不懂修行之道。”“眼下也只能如此,看我家月月造化了。”
        月月上前打开珍珠柜,里面堆满了珍珠,这里的每一颗都是他下海捞的!在这个看不见太阳,看不见月亮,看不见星星的地方,或许每颗珍珠都是太阳,月亮,星星。所以他从来没有把它们拿出去炫耀,在父亲的遗物没来之前,我相信那是他一个少年,一身中最宝贵的财产!妙魂姐拿起一颗仔细的看着,微弱的光照在月月脸上,他那幼稚脸庞随着鱼鳞反出五彩的光。“你这是捞了多久呀?整个柜子都装不下了。”“我爹走后,我就每天捞一两块贝壳,取一颗珍珠。我想,等他回来时,就可以和一起他拼一个太阳,拼一个月亮,或是漫天的星空。”“你是不是傻!去了外面不是什么都能看见吗?我没来这里之前都是见过的。”“你就不能哄哄我吗?”妙魂姐抓了抓脑袋:“……”
        第6章{三界幻青莲}
         月月双手捧着包裹,缓步走到石板床边,跪了下来,凝重的打开了包裹。包裹里面装着一个铁盒,深吸了一口气后,打开盖子。唰,里面的法器散发着青黑色的光芒,瞬间淹没整个房间。月月忙转过头喊道:“妙魂姐小心眼睛。”“哇,这就是勇叔叔的法器,比这珍珠亮多了。”“你这不是废话吗?”“喂,怎么给我讲话的?”妙魂姐伸出小手弹出食指忍不住想去点一下,小姑娘也是有好奇心的哦!“别碰它!”帝邪站在门口一声大喝:“小心伤到你,这可不是一般的法器,修为最少是大乘以上才能驾驭。”“小心,小心,我又不是小**,哼。”
        “兄台,那我能碰它吗?好歹这也是我爹用过的呐”月月满脸期待。“我警告你,最好是叫我叔叔!”“哎呀,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叫你叔叔我岂不是一辈子都是小**了。”“行吧,看在你父亲的份上我就认了。”“哈哈哈哈,乱了乱了,不过也好,我也可以跟着叫兄长了,哈哈哈!兄长,你好,我叫妙魂。”“帝邪”尼玛,还真是舍不得多说一个字!“邪兄,我到底能不能碰它呀~”“当然,你拥有你父亲的血脉,法器能感应到传承之力。”
       整理一下心情,月月将法器托起,仔细打量着。法器呈青黑色,上面有半朵莲花,连接着四块碑,碑上各刻着一行小字:“不在五行中  不尽劫火生 一念无由起 此身三界外 ”“月月,这是什么意思?是勇叔叔留下的什么口诀吗?”月月看了一眼邪兄,妙魂姐同上,帝邪:“恩……我哪知道?”双手一摆,无奈。“不过,看样子这法器应该是坏掉了!而且是受到了某种封印。”那就只有再研究一下吧,三人静静的看着这法器……
        妙魂表姑此时已将炒好的菜悉数端了上来:“月月,叫客人吃饭了”“好勒,月月赶紧收起来吧。”妙魂看了看入迷的月月“我们走吧,帝邪大哥。”“恩”
        所有男**都一样,父亲就是他们的偶像。月月继续望着父亲留下的法器:他将来该何去何从,如何才能为父亲报仇,如何才能像父亲那样为族人带来荣光,又如何才能达到父亲的修为,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困难,他怎么才能克服过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谁又能帮他一下?...也许年少总会和无奈绑在一起吧!~~
       “月月”“娘”“月月,放下吧,我们去吃饭”云空琳低沉的讲到,看见儿子望着自己,手里紧紧拽着法器。她心里也明白,儿子对自己以后的路已经做了选择!作为一个母亲,已经不能给予儿子更多的帮助了!眼下就尽力而为吧。“这仙器原本是汐族之王东方焕从武神之魂中提取出来的,后来赐给我们云空家,由你姥爷保管!鉴于你父亲对族人修行**的帮助,准备赐予他。但你舅舅接任了大祭司之后性情大变,为了仙器不择手段,做了很多危害族人的事情。权宜之下,你姥爷不得不对外宣称仙器丢失!后来由我带回来给你父亲。在你父亲拿到仙器之后,为了迅速提高修为,避免我们遭遇杀生之祸,只能远离我们。你想成为一名大巫师?像你父亲一样吗?”“对,娘,我一定会成为一名大巫师的。”望着眼神坚定的月月,云空琳也不知自己该是欣慰还是担忧!
         第7章{整装待发}
       “云空阿姨,你们聊什么啦?我们都吃完了。”“什么?吃完了?我还在长身体呐!”说着一个健步飞了过去,“邪兄也不给我留点呀?唉,还有几条香煎小鱼。娘,你快点呀!”“慢点,你个饿死鬼。”“你干嘛又说我们家月月,男**吃饭就是要这样!”“呵呵”“来了,来了。”云空琳与妙魂相视而笑。整理好仙器,云空琳才过来吃饭。“来来来,多吃点海带,对你筋脉发育有帮助。”云空琳还未落坐就忙着给儿子夹菜。“哪有呀,娘,我从小到现在也没什么感觉呀。”“你这家伙,等你入门之后就懂啦。”“邪兄,刚才不是见你无言以对吗?怎么这会到懂得蛮多的!”
        妙魂姐:“月月,你现在就想得罪邪兄吗?以后可有你苦果子吃了!”“对呀,月月你以后就要跟着这位 "邪兄" 修行了。”云空琳看着帝邪。“等等…,我有讲过要带这小鬼出去吗?”“你来这不就是为了带我出去吗?邪兄。”“对呀,邪兄我也要去。”“什么?”“妙魂姐,你找个人嫁了得了,干嘛去吃这份苦。”“少讲一句你会死呀。”“对呀,我家妙魂整天就给我吵着要修行,一直没机会。这就拜托了,这位 "邪兄" 弟弟。”“妙魂表姑,你就放心吧。”帝邪:“这?”“你怎么忍心拒绝,邪兄...”妙魂姐这是在撒娇呀!月月确是不懂:“邪兄,你这脸怎么红了。”“去,去,少讲一句你会死!”“哈哈”“呵呵”……  不知不觉已经三更了。
      “今晚你两就好好的收拾一下,明日卯时两刻我来接你们!”话音刚落,一段吟唱后。帝邪消失了。“哇,好神奇!”月月好奇的的跑过去摸了摸:“哎,还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月月,人都走了。邪兄也真是的,走了也不给我打声招呼!哼~”“云空妹妹,我们也回家了,妙魂走了。”“好的,妙魂表姑。”关上门云空琳来到儿子房间,看着倒腾的儿子,帮着收拾:“月月,你明天就要开启修行之路了,以后有什么事都要自己做决定了,切记不要太过逞强。”“娘,我知道,就像在海上遇到大风大浪,我就潜入海底一样是吗?”“对,小**不能解决的事情就要请求大人帮忙,要不拿嘴来干什么!”“哦”“以后你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修行者,你要多交朋友,少与人争论。”“知道到了,娘”“明天你就改个名字吧!”“为什么?”“一个大修为的修行者都会有一个响亮的别号,我家月月也要有一个才行呀!”
       “那我想想,恩...父亲一心想修习仙道,而我们炼狱三岛的族人从未见到太阳来过。那我就叫仙日吧!娘,你说怎么样?”“恩,不错!天上太阳神光芒万丈,守望着整个大陆。受世人敬仰,受万众瞩目...但娘不希望你像太阳一样。”“那就月亮吧。仙道的仙,月亮的月,月月的月。我以后就叫仙月巫师。”“好好,这个不错。仙月,娘亲喜欢。”“哦~,仙月巫师,我以后就是大巫师了。”月月高兴的跳了起来。大喊了一句。“好了,好了,别吵到邻里了!这仙器,娘就先收起来,明日拿去钱庄存起来,待你拥有大乘修为能驾驭它之时,再给你。”“娘,那我走了你怎么办?你一个人在家会不会无聊呀?”“怎么会,娘不是还有乡亲们陪着吗?行了,娘回房间了,你赶紧睡吧!”“恩,娘你也是休息吧。”月月躺上他那石床,脸夹露出鱼鳃,后背长出鱼鳍,腰间长出鱼翅,双腿化作鱼身,双脚化作鱼尾。
     早子时,龙牙村,灯灭,一群虾蟹低声叫着。一切一如既往,少年即将迎接命运的转折……
回复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完美游戏

GMT+8, 2021-1-23 23:03 , Processed in 0.07791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