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完美游戏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489904337

◆羽妖之恋◆就当从来没有爱过你—239页大结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真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790

帖子

784

积分

略知一二

Rank: 2

积分
784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节 烈焰火蚕

  一只护卫鬼火似乎察觉到了他们,晃晃悠悠地飘了过来。蛮蛮拉清清隐在秘道拐角处,清清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生怕护卫鬼火发现了他们。
  护卫鬼火慢慢向前游移着,越来越接近他们隐蔽的地方,清清的心砰砰的跳动着,心想,如果它要再*近,发现了我们,我就冲出去与它同归于尽,让蛮蛮带着飞飞逃出去。想着,护卫鬼火已经探进脑袋来,清清正想跳出来与它拼命,蛮蛮突然腾出一只手,夹着一张纸符“啪”的贴在它的脑门上。护卫鬼火小小的眼珠眨巴了眨巴,向上一翻,然后象喝醉酒了一样落在地上转了几个圈,东摇西摆的趴在了地上,样子非常滑稽。如果不是身陷险境,飞飞又命在旦夕,清清真要被它笨拙的样子逗笑。

  “快走!”蛮蛮转过身飞快的向出口的方向跑,清清边跟着他边低声说:“给我几张符,它们再来我也贴了它脑门上!真好玩!”

  蛮蛮微微侧过头来:“这种晕符一共只有几张,现在只剩一张了,你以为小孩子贴着玩的啊!”

  幸而一路没有再遇到妖邪。蛮蛮背着飞飞,带领清清跨出秘道,在祭旗坡的一块草地上将飞飞放下。

  经过一路的颠簸,加上出秘道后迎面吹来的风,飞飞醒了过来。

  “你怎么样?飞飞?”清清和蛮蛮急切望着他。

  飞飞看着他们,努力的做了一个微笑:“……还好,你们没事……结识了你们这样的朋友,我……死而无憾……”

  “别说傻话,飞飞……”清清的泪水忍不住涌上来:我不仅是一只笨羽灵,拖人后腿的羽灵,还是只不走运的羽灵,每次来到英雄冢,我身边就有人遭殃。

  飞飞坦然而漂亮的笑容仍在脸上挂着,他看着清清:“别哭,清清……”他抬起手,很吃力的伸进项间,摘下一只用红绳穿着的白色的小东西,放到清清手里:“帮我……把这个交给……交给玄羽……告诉她……十几年来,她送我的东西,我……我一直戴在身上,从不曾丢弃……”

  清清接过来,那是一只小小的贝壳,在飞飞身上多年的肌肤相触,已经圆润柔滑玲珑剔透。

  飞飞望着贝壳,脸上掠过一丝幸福的微笑:“告诉她……在我心里,玄羽……就是我的妻子……因为,小时候,她答应过……要做我的妻子……”他的声音慢慢的淡下去,然后轻轻的闭上眼睛。

  清清忍不住哭了起来。从认识飞飞以来,他一直都是阳光灿烂的,跟他们没真没假的开玩笑,她以为他永远会是个长不大的男孩子,没有想到,他嬉闹调皮的外表下,竟深藏着这样沉沉的情感。

  清清紧紧的把飞飞的贝壳握在手里,她要亲手把它交给玄羽小师姐,要告诉她,原来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最值得她爱的就是飞飞。

  “别哭!”蛮蛮把手轻轻放在清清的肩上:“飞飞还没死!”

  “可是我们没有办法救他,只能这样看着他死是不是?”清清抬起头,蛮蛮默然,眼睛里亦含着一层雾气。

  清清低头呜呜的哭着。突然,一阵妖娆的香味,漫漫地盈绕在周围的空间里,带着一种熟悉和敏感的气息。她抬起头,泪眼迷蒙中,无双正站在他们前面,冷冷地看着他们。

  无双冷冷的注视着他们,突然开口:“再这样傻呆着没用地哭,他可就真的没命了。”

  清清抬头看着她冷酷的眼神,心底浮上落叶的影子,这一刻,她恨不得跳起来,用手中的法杖把她劈成一千块!可是有什么用呢?她和落叶,依旧属于两个水火不容不共戴天的帮派,而飞飞,依旧无法象以前一样潇洒的引弓流剑,一切的一切,依旧不可改变。

  无双已经转过身,边走边漠然的说:“不想他死就跟着我走。”

  她是什么意思?清清狐疑地站起来,望着她蛇一般的腰肢。蛮蛮思索了一下,迅速背起飞飞:“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走吧!”

  无双带他们来到祭旗坡的一处低谷,四处张望了张望,突然扬起手,一道金光闪电般的射向离她不远处的一条烈焰火蚕。烈焰火蚕应声倒地,无双回过头,对他们说:“跟我一起打100条烈焰火蚕!”

  她在玩什么鬼把戏?清清刚要发作,蛮蛮暗中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缓缓的摇摇头。然后蛮蛮过去,*到无双身边,帮她一起打烈焰火蚕。

  清清留在飞飞身边照看着他,蛮蛮和无双越来越远,周围横七竖八的躺满了烈焰火蚕。清清用手不停的试着飞飞越来越微弱的呼吸,一边想:无双要我们打烈焰火蚕,是为了救飞飞吗?烈焰火蚕是毒性极大、火性极烈的至阳之物,飞飞本身就中了上古行尸的剧毒,再加上烈焰火蚕的毒性,不是让毒入侵得更猛烈了吗?无双,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很快,蛮蛮和无双回来了,他们把满地的烈焰火蚕集中到一起,无双盘膝而作,对着烈焰火蚕开始运功。

  慢慢的,无双的纤掌微微泛红,烈焰火蚕开始发出朦朦的光。那些光散散的从烈焰火蚕身上飘起,慢慢集中到无双的掌间。无双深吸一口气,双手托住那团微光,口中念念有辞。过了好久,微光慢慢凝聚到一起,变成一小团明亮刺眼的强光,颜色由白转红,由红变黄,最后变成一种诡异的莹绿。

  “烈焰火蚕的巨毒!”清清惊呼一声。蛮蛮目光投向她,示意她不要出声。

  无双将那团绿光慢慢托起,对准飞飞向他身体逼去。

  这种将真气、元素等由体外逼入体内的特殊功术,大概是屠龙帮不外传的秘术。上次清清身受重伤,落叶也是用这种方法将他的十年真气从外逼入她的体内。

  绿光在飞飞身体周围环绕了片刻,便消失了。无双睁开眼睛,站了起来,清清和蛮蛮赶紧走近飞飞。

  飞飞原本苍白的脸上已笼上一层淡淡的绿色,绿色越来越浓,使飞飞的脸庞显得诡秘而恐怖。清清的心提到嗓子眼上:这样的“治疗”,飞飞会好吗?

  飞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突然他猛**身,一口乌黑的血从他嘴里喷出。然后他又软软的瘫了下去,一动不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790

帖子

784

积分

略知一二

Rank: 2

积分
784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节 烈焰火蚕

  一只护卫鬼火似乎察觉到了他们,晃晃悠悠地飘了过来。蛮蛮拉清清隐在秘道拐角处,清清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生怕护卫鬼火发现了他们。
  护卫鬼火慢慢向前游移着,越来越接近他们隐蔽的地方,清清的心砰砰的跳动着,心想,如果它要再*近,发现了我们,我就冲出去与它同归于尽,让蛮蛮带着飞飞逃出去。想着,护卫鬼火已经探进脑袋来,清清正想跳出来与它拼命,蛮蛮突然腾出一只手,夹着一张纸符“啪”的贴在它的脑门上。护卫鬼火小小的眼珠眨巴了眨巴,向上一翻,然后象喝醉酒了一样落在地上转了几个圈,东摇西摆的趴在了地上,样子非常滑稽。如果不是身陷险境,飞飞又命在旦夕,清清真要被它笨拙的样子逗笑。

  “快走!”蛮蛮转过身飞快的向出口的方向跑,清清边跟着他边低声说:“给我几张符,它们再来我也贴了它脑门上!真好玩!”

  蛮蛮微微侧过头来:“这种晕符一共只有几张,现在只剩一张了,你以为小孩子贴着玩的啊!”

  幸而一路没有再遇到妖邪。蛮蛮背着飞飞,带领清清跨出秘道,在祭旗坡的一块草地上将飞飞放下。

  经过一路的颠簸,加上出秘道后迎面吹来的风,飞飞醒了过来。

  “你怎么样?飞飞?”清清和蛮蛮急切望着他。

  飞飞看着他们,努力的做了一个微笑:“……还好,你们没事……结识了你们这样的朋友,我……死而无憾……”

  “别说傻话,飞飞……”清清的泪水忍不住涌上来:我不仅是一只笨羽灵,拖人后腿的羽灵,还是只不走运的羽灵,每次来到英雄冢,我身边就有人遭殃。

  飞飞坦然而漂亮的笑容仍在脸上挂着,他看着清清:“别哭,清清……”他抬起手,很吃力的伸进项间,摘下一只用红绳穿着的白色的小东西,放到清清手里:“帮我……把这个交给……交给玄羽……告诉她……十几年来,她送我的东西,我……我一直戴在身上,从不曾丢弃……”

  清清接过来,那是一只小小的贝壳,在飞飞身上多年的肌肤相触,已经圆润柔滑玲珑剔透。

  飞飞望着贝壳,脸上掠过一丝幸福的微笑:“告诉她……在我心里,玄羽……就是我的妻子……因为,小时候,她答应过……要做我的妻子……”他的声音慢慢的淡下去,然后轻轻的闭上眼睛。

  清清忍不住哭了起来。从认识飞飞以来,他一直都是阳光灿烂的,跟他们没真没假的开玩笑,她以为他永远会是个长不大的男孩子,没有想到,他嬉闹调皮的外表下,竟深藏着这样沉沉的情感。

  清清紧紧的把飞飞的贝壳握在手里,她要亲手把它交给玄羽小师姐,要告诉她,原来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最值得她爱的就是飞飞。

  “别哭!”蛮蛮把手轻轻放在清清的肩上:“飞飞还没死!”

  “可是我们没有办法救他,只能这样看着他死是不是?”清清抬起头,蛮蛮默然,眼睛里亦含着一层雾气。

  清清低头呜呜的哭着。突然,一阵妖娆的香味,漫漫地盈绕在周围的空间里,带着一种熟悉和敏感的气息。她抬起头,泪眼迷蒙中,无双正站在他们前面,冷冷地看着他们。

  无双冷冷的注视着他们,突然开口:“再这样傻呆着没用地哭,他可就真的没命了。”

  清清抬头看着她冷酷的眼神,心底浮上落叶的影子,这一刻,她恨不得跳起来,用手中的法杖把她劈成一千块!可是有什么用呢?她和落叶,依旧属于两个水火不容不共戴天的帮派,而飞飞,依旧无法象以前一样潇洒的引弓流剑,一切的一切,依旧不可改变。

  无双已经转过身,边走边漠然的说:“不想他死就跟着我走。”

  她是什么意思?清清狐疑地站起来,望着她蛇一般的腰肢。蛮蛮思索了一下,迅速背起飞飞:“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走吧!”

  无双带他们来到祭旗坡的一处低谷,四处张望了张望,突然扬起手,一道金光闪电般的射向离她不远处的一条烈焰火蚕。烈焰火蚕应声倒地,无双回过头,对他们说:“跟我一起打100条烈焰火蚕!”

  她在玩什么鬼把戏?清清刚要发作,蛮蛮暗中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缓缓的摇摇头。然后蛮蛮过去,*到无双身边,帮她一起打烈焰火蚕。

  清清留在飞飞身边照看着他,蛮蛮和无双越来越远,周围横七竖八的躺满了烈焰火蚕。清清用手不停的试着飞飞越来越微弱的呼吸,一边想:无双要我们打烈焰火蚕,是为了救飞飞吗?烈焰火蚕是毒性极大、火性极烈的至阳之物,飞飞本身就中了上古行尸的剧毒,再加上烈焰火蚕的毒性,不是让毒入侵得更猛烈了吗?无双,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很快,蛮蛮和无双回来了,他们把满地的烈焰火蚕集中到一起,无双盘膝而作,对着烈焰火蚕开始运功。

  慢慢的,无双的纤掌微微泛红,烈焰火蚕开始发出朦朦的光。那些光散散的从烈焰火蚕身上飘起,慢慢集中到无双的掌间。无双深吸一口气,双手托住那团微光,口中念念有辞。过了好久,微光慢慢凝聚到一起,变成一小团明亮刺眼的强光,颜色由白转红,由红变黄,最后变成一种诡异的莹绿。

  “烈焰火蚕的巨毒!”清清惊呼一声。蛮蛮目光投向她,示意她不要出声。

  无双将那团绿光慢慢托起,对准飞飞向他身体逼去。

  这种将真气、元素等由体外逼入体内的特殊功术,大概是屠龙帮不外传的秘术。上次清清身受重伤,落叶也是用这种方法将他的十年真气从外逼入她的体内。

  绿光在飞飞身体周围环绕了片刻,便消失了。无双睁开眼睛,站了起来,清清和蛮蛮赶紧走近飞飞。

  飞飞原本苍白的脸上已笼上一层淡淡的绿色,绿色越来越浓,使飞飞的脸庞显得诡秘而恐怖。清清的心提到嗓子眼上:这样的“治疗”,飞飞会好吗?

  飞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突然他猛**身,一口乌黑的血从他嘴里喷出。然后他又软软的瘫了下去,一动不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790

帖子

784

积分

略知一二

Rank: 2

积分
784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458798765431231348742313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 :'( :'( 又米有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790

帖子

784

积分

略知一二

Rank: 2

积分
784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晚上再写,这几天每天写到深夜,都成黑眼圈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感动!文笔真好!清清加油!永远支持你!:lovelines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790

帖子

784

积分

略知一二

Rank: 2

积分
784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 :) 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少了点T T……不过写文素很辛苦滴~~姐姐注意身体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790

帖子

784

积分

略知一二

Rank: 2

积分
784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节 无双的眼泪

  “无双,你杀死飞飞了!”清清大惊,转过头去对着无双:“你用毒性极强的烈焰火蚕给他疗伤,可他本来就中了毒!那不是毒上加毒吗?”
  无双冷笑一声:“你懂什么?他中的是上古行尸身上的至阴之毒,而我吸取的是100条烈焰火蚕身上的至阳之毒,阴阳调合,以毒攻毒,只有用这个法子才能救他,否则他必死无疑!”

  清清将信将疑,转过头来看蛮蛮。蛮蛮略思索了一下,朗声对无双说:“无双香主,多谢你对飞飞及施援手,一切拜托你了!”

  无双不再答话,在草地上坐了下来,她身上的妖香阵阵的飘过来,与清清身上的“仙鹤丹”草香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奇特的、让人又清醒又迷糊的异香。

  飞飞沉睡了一会,指尖慢慢的渗出黑色的血液,一颗一颗滴落在地上。他的脸色由深绿渐渐转淡,而后泛白,过了很长时间,才开始涌入健康的红润。

  蛮蛮走到无双面前,抱了抱拳:“这份恩情,蛮蛮记下了。无双香主,多谢了。”

  清清却满腹狐疑:无双为什么会救飞飞,那个冷傲的女人!她与我是不共戴天的敌人,又是相见眼红的情敌,怎么会救我的朋友?清清望着那堆已经干枯的暗红色的烈焰火蚕,怎么也找不出答案。

  飞飞虽然醒了,可是还是很虚弱。蛮蛮在附近找了一间小茅屋,他们暂时住了下来,让飞飞有时间恢复体力,好尽快回剑仙城。

  祭旗坡距兰若寺只有很近的路程,清清很奇怪蛮蛮为什么没有想到去兰若寺见小倩。直到天黑,清清终于忍不住:“蛮蛮,你不去看看小倩吗?”

  蛮蛮坐在门口的青石阶上,正若有所思的望着天上的月亮。听到她的话,他扭过头,对她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又回过头去看着月亮出神。

  清清跳过去,在他身边坐下:“喂,蛮蛮!我们之间可一向是无话不说的?你告诉我,是不是跟小倩闹 别 扭  了   ?  快  去 哄哄她嘛!”她抓着他的胳膊轻轻摇了摇。

  蛮蛮被她推得身体微微晃动着,依旧淡笑着不理她。

  “快去!快去!”清清拉着他站起来,把他推向门外。已经离兰若寺这么近了,蛮蛮怎么能不去看看她呢?虽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岂在朝朝暮暮,可是毕竟人隔两地的思念和痛楚并不好受啊!

  蛮蛮被清清推出去,望着她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浅笑,转过身慢慢地向若兰寺的方向走去。这个家伙,怎么一点都不着急!清清恨恨的想,刚要关上院门回屋子,一阵幽香飘过,无双站在她面前。

  “能跟我出来一下吗?”不等清清回答,她已经转过身,向外走去。

  清清犹豫了了下,关上门跟着她走了出去。

  无双在前面一路无语。走到一片树林里,她在一棵树下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清清。冷冷的月亮透过枝叶,映在她胸前的珠子上,华丽而冷艳。

  “我不想拐弯抹角,清清,你与落叶是不可能的,离开他吧!”无双开口了。

  清清气极而笑:无双,你太欺负人了!“如果今晚你是为此而来,那么我明确的告诉你,不管前面有多少困难,我是不会离开落叶的。”清清坚定的说。

  无双喘口粗气,摇了摇头:“我们身为不同的种族,又在势如水火的两个门派,我们是不共戴天的敌人。这些你们是改变不了的。你们羽族有多少好男人?那个羽芒,你不是很关心他吗?”

  清清笑了:“我还奇怪你怎么会这么好心救他,原来真的另有目的!”她收起笑容,正色对无双说:“告诉你,她是我师姐玄羽的未婚夫,你打算错了!”

  “还有那个蛮蛮,他对你不是很好吗?”

  清清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么有耐心回答她:“蛮蛮只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他有小倩,我们是不可能的。”

  一抹讥讽写在无双的脸上,她冷笑一声:“说你笨,你还真笨得可以。好了,我不管你跟他们是朋友是兄弟了,总之,你不能再见落叶!”

  清清也还她一束冰冷的目光:“对不起,恕难做到!”

  “铮!”无双从腰间拔出一柄剑,剑尖直抵在清清的颈间。月亮倾泻在剑上,冰寒的冷光映着无双愤恨的脸庞:“你是一只羽灵,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信不信我一剑杀了你!”

  清清**胸昂起头,傲然的看着她:“我信。如果我怕,就不会跟着你出来。如果你觉得杀了我有用,就请便吧!”

  无双的手颤抖着,过了很久终于将剑收了回来:“如果我杀了你,落叶会恨我一辈子。清清,”她的声音低了下来:“你执意跟落叶在一起,你们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请你放了他吧!他已经是屠龙帮的副帮主,他的前途已经一片辉煌和灿烂,你真的要毁了他吗?”

  清清默然。不错,虽然斩妖派自上到下对她怜爱有加,而她始终只是这个世界上一个微不足道默默无闻的羽灵。而落叶,已经是人尽皆知的少年英雄。

  “求你了,清清!”无双看着她,双目中渐渐涌上泪水,很快在她脸上奔泻:“从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爱着他,这么多年,我一直爱着他。如果不是你,我相信他一定会爱我,为了他,我宁可丢掉我的性命,我不想他为你而死,他与你在一起,就是叛帮离教的罪人,是人人共诛的不肖弟子,我不想看着他死!”

  无双的话触动了清清心底最痛的地方。无双的泪水一滴一滴落下来,她的泪水也开始往外涌。她没有再看无双,转过身慢慢的往回走。那一刻,她的脑子似已经麻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790

帖子

784

积分

略知一二

Rank: 2

积分
784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节 天城老者的怪病

  飞飞的身体恢复得很快,没几天又活蹦乱跳满面春风了。
  不悔真人交给他的任务没有完成,他们甚至连青衣子的面都没见到,就已经招架不住了,看来这个任务对他们来说还真的有些难度。好在不悔真人有书传来:短时间之内,青衣子应该不会有所动作,他们有充足的时间想其他的办法。

  商量过后,他们决定先回剑仙城。刚走进斩妖派的大门,小书僮飞奔过来递给清清一封信:“清清小姐,这是天泪之城来的信。”清清伸手接过来,信封上写着“恭呈 清清姑娘 及蛮蛮、落叶少侠”。难道是那些得道飞禽又大肆来侵了吗?清清忙抽出信,与蛮蛮和飞飞看了起来。

  信是天城老者的随身侍卫写来的。信中说,天城老者得了一种怪病,每日午时就会昏厥,并四肢抽搐,三个时辰后方能醒转。近来此病又呈严重之势,经天泪之城的高人天城隐士指点,需要东幽兰谷的一种叫反戈蝎的动物,取下它的100根蝎尾,配以通天湖附近山坡上的雄黄、茯苓,才能治愈天城老者的怪病。天泪之城的人民已经自发来到通天湖采集了雄黄和茯苓,但却无法*近东幽兰谷的反戈蝎,有大胆的青年上前试图进攻,可是这种反戈蝎不同一般的蝎子,不仅身形巨大,反应灵敏,而且毒性极烈,为得到蝎尾,天泪之城人民已死伤数人。无奈,侍卫想起他们,请他们前去相助。

  蛮蛮的父亲与天城老者交情颇深,因此比清清和飞飞更为着急:“我们立刻动身吧!”

  于是他们连房间都没有回,马上折回向天泪之城飞去。

  天城老者面色已经憔悴不堪,侍卫千恩万谢地把他们领进另一间屋子,担扰的说:“三位定要小心,那反戈蝎毒性异常猛烈,千万不要让它近前。”他从身上拿出三个黄色的小包:“这是我们天泪之城的护身符,能在危急的时候及时施救,三位带上吧,以防万一。”

  他们接过来,小心翼翼地系在身上。蛮蛮掀起法袍的一瞬间,清清突然发现,他一直随身携带的小倩的护身符不见了。她想问问他,但一想又要面对劲敌,还是先不要问了,以免分心。

  临行,飞飞突然转过头问侍卫:“信中所说天城隐士是何方人士?”

  侍卫说:“天城隐士是我们天泪之城的一位高人,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武学、法术修为极为深厚。只是他常年在天泪堂闭关修炼,不问世事。所以一般人很难见到他。”

  飞飞“哦”了一声,回过头,若有所思的往前走。清清走过去:“飞飞,你怎么了?”

  飞飞摇了摇头,突然象清醒过来:“走吧,出发!”

  过了一条清澈的小河,东幽兰谷绿色的草地便赫然在目。他们踏进草地的那一刻,不知从何处飘来的漫天的飞絮便悠悠扬扬的落下来,沐着这灿烂阳光下的白雪,呼吸着东幽兰谷清新怡人的空气,清清要沉醉了,好想在这草地上快乐的飞奔、歌唱,几乎忘了身负艰巨的任务。

  一片叶子从树上轻轻的飘落下来,正落在她的肩上。她扭过头,从肩上拈起叶子,放在手心。一片绿得晶莹、绿得无瑕的枫形叶片,中间的脉络清晰可见,清清出神的看着它,忽然叶子上浮起落叶那张英俊而坚硬的脸。

  落叶,此刻你又在何处?虽然你我曾相距咫尺,又远隔天涯,可是清清无时不刻在思念着你,在这满天轻舞的飞絮里,多想与你牵手其中,那又将是怎样刻骨的一种浪漫!

  “那边!”飞飞的惊呼打断了清清对落叶的思恋。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只巨大的、草绿色的动物,身后拖着长长的、弯弯的卷尾,正在缓缓的向这边行来。

  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蝎子!虽然距他们有不近的距离,可他们仍然能看到那颗丑陋狰狞的小脑袋上,那双毒诈的眼睛。

  蛮蛮冲了上去,被飞飞一把拽住,便回过头紧张的问:“怎么了?”

  飞飞眨眨眼睛,带着一丝调侃的笑容:“听清清说你还有张让怪物跳舞的晕符,拿出来让我见识一下,看看这巨蝎跳起舞来什么样子!这风和日丽风景怡人的流芳河畔,欣赏巨蝎之舞,人生极致啊!”

  清清和蛮蛮哭笑不得。在这个很快就要投入恶战的紧张时刻,他竟然有心思开玩笑!

  反戈蝎似乎发现了他们,它阴森森的瞅了他们一会儿,并没有*过来,而是朝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咦!”飞飞惊奇的说:“这大蝎子还真有灵性,能听懂我们说话!还是蛮蛮的晕符有威力,大蝎子听了便夹着尾巴逃跑了……”

  清清忍不住笑了起来,气氛稍稍轻松了些。蛮蛮收起准备袭击反戈蝎的火符,与清清和飞飞一起朝那边走去。

  走上一个微微凸起的草坡,朝下看去,他们不禁大吃一惊:草坡下面,密密麻麻的聚满了大大小小的反戈蝎,深绿色、疙疙瘩瘩的皮,长长的卷尾。看着那堆不断蠕动的蝎堆,清清突然一阵反胃,禁不住想吐。

  “清清飞起来!”蛮蛮低声说:“你在上空,只要躲着反戈蝎发射的毒针,应该不会有危险。我和飞飞在底下,能打则打,打不了就跑。”

  清清展开翅膀,低低的盘旋着,试探的向其中一只反戈蝎射了一支羽箭。

  反戈蝎被羽箭射得翻了个跟头,很快又爬起来,蝎群开始骚动起来,气势汹汹地向这边攻来。

  飞飞无奈的摇摇头:“我从小最讨厌蜘蛛啊蝎子啊这些东西,今天竟然跑来打蝎子!”边说着,边迎上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把我吓死...偶们芒果怎么能挂尼???挂了找你麻烦哈:lol 支持,期待ing:victory: :victory: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790

帖子

784

积分

略知一二

Rank: 2

积分
784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节 武侠酒客萧云

  清清有些担忧,这么多的反戈蝎,蛮蛮和飞飞在地上怎么招架?在他们的猛烈攻击下,已经有几只反戈蝎躺在了地上,清清瞅机会飞过去,用法杖将蝎尾击下,迅速包在厚厚的锦袋里。可是望望周围,密密麻麻深绿色的一片反戈蝎,他们的体力终有不支的时候,那时候该怎么办?
  反戈蝎一批接一批的被蛮蛮和飞飞打死,清清忙不迭的斩蝎尾、收蝎尾。太阳渐渐落向西边,可是反戈蝎还是前赴后继的向前冲,这样下去,何时能脱身?

  隐隐的,远处传来一阵清亮的男声:“……酒不醉人人自醉……好酒方为世上珍……”清清有些焦急起来,是附近的村民吗?不要过来!她暂时停下来,飞得高了一些,遥遥地看见一袭白色的人影正往这边飘然而来。

  “喂……不要过来,这边有危险!”清清高声冲那边喊。

  声音停止了,白衣人听到她的呼喊,不仅没有回头,反而飞快地向这边跑来。清清又急又气,刚要再喊,那人已经从背后抽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剑,边舞动着边冲入蝎群。

  一阵酒香飘然而来,白衣人将一柄剑舞得密不透风,那阵怡人的酒香却因剑风而飘散得更加迅速。

  “好酒!”蛮蛮边攻打着反戈蝎,边回过头赞道。

  白衣人闻言,哈哈一笑:“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兄弟,你说我的酒好,我必助你斩杀蝎群。”

  说来奇怪,白衣人来到后,虽然只是花拳绣腿的舞剑,并没有斩杀一只反戈蝎,而满山坡的反戈蝎,行动居然慢慢的迟缓起来,没多大功夫便一只只趴在草地上不动了。

  大家惊讶地看着一地的反戈蝎,这个白衣人用了什么妖术,竟然让这群巨蝎沉沉睡去?

  满山遍野的酒香,盈盈地浸入心脾,虽然清清从不饮酒,也被这醇厚和芬芳折服了,一阵神清气爽。

  “多谢少侠相助!”蛮蛮冲白衣人一抱拳:“不知少侠怎么称呼?”

  白衣人从腰间摘下一只银光闪闪的酒壶,仰头往嘴里灌了一口酒,这才看着蛮蛮豪放不羁的一笑:“我,武侠酒客萧云是也!”说罢把手中的酒壶朝蛮蛮扔了过去。

  蛮蛮伸手接过酒壶,朝萧云笑笑,然后仰头喝了大大的一口,吟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说完又把酒壶扔给萧云。

  “好!”萧云哈哈大笑:“好兄弟!”阵风吹来,白衣飘飘,他乌黑的长发随衣而舞,远远望去,正是一幅潇洒豪放的英侠图。

  “萧云,我有一事不太明白!”飞飞喊道:“你是用什么方法解决这些反戈蝎的?”

  萧云看着飞飞,摇摇摆摆走到他跟前,拍拍他的肩:“兄弟,人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我却说英雄难过美酒关,不仅英雄,连这满山遍野的蝎子,也难过美酒关啊!”

  “酒?”飞飞和正在忙着收集蝎尾的清清同时瞪大眼睛:“你给这些蝎子喝了酒?”

  空气依旧弥漫着浓浓的酒香。萧云并不答话,眼睛遥遥望向别处:“只怕虎在前,狼在后啊!”

  清清提了提锦袋,100只蝎尾只多不少了,事情紧急,应该赶紧回去给天城老者配药了。

  一阵沙沙的声响过后,清清不禁毛骨悚然:几只巨大的带着褐色花纹的蜘蛛正张牙舞爪地在她前面晃来晃去。“啊!”清清大叫一声,飞回蛮蛮身边。

  飞飞看到不断涌过来的蜘蛛,气急败坏:“今天我飞飞怎么这么不走运,最讨厌的两样东西都见 到了!”

  “这是虎纹蜘蛛,其汁液剧毒无比。”萧云望着渐行渐近的蜘蛛群,悠悠地说。

  大家顿时又紧张起来。刚刚经过反戈蝎的恶战,幸亏有萧云的帮助,才未有太大的体力损耗。这群巨毒的虎纹蜘蛛,凭他们三人不知又能否应付?

  飞飞搭起一支箭,火红的箭流星一般象蜘蛛射去,蜘蛛应声倒地,一股浓黑的汁液从它身上喷出,洒在草地上,所洒之处,青草立刻枯黄,空气里立刻充满了又腥又恶的气味,让人闻之欲吐。

  “不好!它的汁液有毒,这样打杀不是办法,我们会被毒液的气味熏倒!”蛮蛮低声喊。

  “让我试试!”清清飞得稍高了一点,对着一只蜘蛛施法,祖龙城外的虚之土精曾经杀之不尽,必须用羽族的龙卷风清尾,她来试一试龙卷风对这虎纹蜘蛛是否有效。

  龙卷风重重向虎纹蜘蛛袭去。一阵尘土弥漫,虎纹蜘蛛丝毫无恙。

  蛮蛮也夹起一只火符,向离他最近的虎纹蜘蛛重重打去。“轰!”火符与虎纹蜘蛛相触忽突爆炸,浓黑的汁液混着蜘蛛的碎块,星星点点的散落开,险些溅到蛮蛮身上。“哇!”清清和飞飞忍不住低头吐了起来。

  萧云微微一笑,晃晃悠悠的从他们身边走了出来,迎向虎纹蜘蛛,边走边仰头灌酒。很奇怪他酒壶里的酒怎么那么耐喝,喝了这么久也没喝完。突然萧云将酒壶一扬,一道晶亮的酒泉洒向天空,然后从天空中落下来。萧云猛一翻身,口中念道:“饮酒先敬天!”剑出鞘,嗖嗖有声,声声无痕,即将落地的酒化为漫天飘零的酒雾,被剑风推着洒向虎纹蜘蛛。

  “后敬地!”萧云继续念,手腕一翻,酒壶口朝下,酒哗的淌了出来,被剑气分割得支离破碎的酒珠纷纷洒向后面的蜘蛛。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随着萧云的吟念,酒壶里的酒四处洒落。“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看着萧云挥得剑影芒芒,舞得酒香阵阵,吟得清诗绵绵,竟然不象在战斗,而是一个酒客饮酒作诗玩剑,不尽的潇洒和豪放。

  虎纹蜘蛛静默片刻,回身便跑,速度竟然相当快,整个山坡一片沙沙的响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790

帖子

784

积分

略知一二

Rank: 2

积分
784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0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好累了!今天先更新到这,让我好好睡个觉,明天继续更新!: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完美游戏

GMT+8, 2020-1-22 00:54 , Processed in 0.07845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