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渊万流城

今日:0 主题:1383

查看: 2378|回复: 192

被诱惑的羽灵

[复制链接]
7718
主题
0
精华
268万
积分
惊世骇俗

发表于 2018-5-15 09:56:44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站在我的面前,我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曾经站在祭祀前许下的誓言也早已丢落到无忧河中去.或许这一切不该开始,但既然已经开始,并没有选择后悔的余地.听说遥远的北边,人类的那个城中有种叫作重来石的仙器,只要拥有它可以选择重新选择回到自己曾经的某个年代,而我,如果拥有,我依然选择今日所走的路,因为……
我并未像族里的其他人那样用功的练习着,听村里的铁匠说,再过几个历年,就要发生一场可怕的战争了,年轻的羽人都在为了那场战争勤奋的练习魔法,为了将来能在战场上保护自己族。为族战死,成为他们心中最大的荣耀。
而我,却从来不务正业,我也知道将来的某个年。路边青草将是一片漠然,看不见无忧河里清澈的河水,这里将会成为一片废墟,天空将会被染成血红色的,可我依然如此散漫着。被族人所弃着,可他们又何曾知道?就算战胜了,就算保卫了族,这些生命还在吗?他们又谁曾看过它们在低头哀泣,他们不知道,虽然几曾何时,他们也曾这样低落的为他们吟唱着祈祷。只是,现在,他们不会了。
我每天依然坐在无忧河边,那座白色的帆船在身边静静的躺落着。我喜欢坐在甲板上,望着对岸的风景,据说那是邪恶的妖族们的领土。可眼中的情形并不如长老所说的那么恐怖。
我可以看见,狐狸追着蝴蝶在草地上奔跑,可以看到老虎静静的趴在榕树下,可以看见黑狼歪着头,爪子扒着一朵阳光的向日葵,我并不觉得那里有长老所谓的尸骨丛生,遍地蛮是沙漠。偶尔,我还会和对面的一只白色的狐狸点头问好,对,就是前面的那只狐狸。忘了从几何时,它就坐在我的对岸的那一天,每天,我们就这么静静的对视着。
它的绒毛很白,像冬天里飘下的雪状精灵在风中飞舞,每当我坐在甲板上看到远处有团雪花飘来时,我就知道,它来了。那只可爱的雪白色狐狸,骄傲的一直盯着我的双眼,但为何那眼神里夹杂着几分犹豫,我不懂……

又忘了过了多久,好像一年了?两年了?
同龄的伙伴们早已出师进入了战场,在边缘中随时恭候,只要一个导火索,千年的人妖羽三族就要开战了,哦,那个可怕的战争啊。我才会想起,原来现在快要战争了。
我依旧坐在那里望着对岸,岸边已经见不到奔跑的狐狸,没有懒散的老虎,还有可爱的黑狼了,我不知道它们去了哪里,或许他们也是妖族的吧,也许他们也去参加战争了吧!
已经有10个日月降落时,没见到那只雪白的狐狸了,那个犹豫的眼神依然在眼前晃动着。3历年了,我们就这么观望了3历年,从初升的太阳开始直到夕阳将白色的海船染成橘黄的光芒,它忽然就这么走了。从未有的难过在心里滋生着。那个味道是叫作思念吗?那个拥有纯白雪的狐狸,它到底去了哪里。
战争已经开始了,村里的年轻羽人已经全部带着法器还有弓箭去了边界为族而战着。
我站在最高的山上,可以看见很遥远的地方冒着浓浓的烈焰还有飘荡在空气的黑烟,将天空遮盖,不时可以看见乌云中传来电球在空中肆虐。那里已经见不到一片绿色了,黄茫茫的一片,不时从遥远的地方,还会随法风飘来几粒沙砾将双眼弄花,泪珠断了线的在地上流淌着。我 摸着地上已经褪色的草的,忍不住哭泣,为什么这世界上有战争呢?
15个日月降落时,它依旧没有出现,它应该不会在来了吧。对岸的领土不时飘过人族的修真者御剑而过,他们望我的眼神总是会闪起紫光。那紫芒的大剑,像条流彩一样作着弧线。或许,它被经过的人族给掩埋了吧!
那它还会出现吗?它还会再出来吧……它应该没死吧?它应该存在吧?
我不知道,我也曾问过自己,该不该跨越这片河,去对岸寻找下它的踪迹。我更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挂念它,是因为3历年的缘故吗?还是着迷于它眼中的那个眼神。
只是这一切就在我决定去踏上寻找它的途中,它……却出现了。
那么的意外,那么的让人心疼。
它静静的站在对岸,没有为身上止不尽的鲜血而有半点哀伤,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我,就如同曾经那么的望着我,静静的哀伤,静静的怀念着。
它脸上惨白的笑容,笑的有点凄惨,心里忽然有阵揪痛,那种与平常对花草呵护的心疼。那到底是什么样的难过。。。。我不停的问自己,问自己。可是依然没有答案。
它就这么依然安静的站在那里,倔强的立在那里,哪怕已经闭上了双眼,也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一个好傻的家伙,何必这么倔强呢?我笑着张开翅膀朝它飞去,才发现心里更痛。将它搂入怀中时,仿佛一切的迷茫都有了着落,那种宁静的感觉仿佛在嘱咐我:保护它,用你的生命,所有,保护它,永远。
可我笑了,我怎么可能爱上一只狐狸呢?一只狐狸啊,眼里的泪水随着它的血一起滴落在最后一片清澈的草地上。
从接它回来的那一刻,我的生活似乎都变了,以前从不关心的东西忽然都变的如此重要。如何配药,如何采药。我像个初学者,重新向村里留下来的老者们虚心求教。他们微笑的说:哎呀,这孩子也懂事了啊!那又有谁知道,我这么作是为了谁呢?
我飞向了倚竹林去采三叶草,艰难的从白岭的骷髅手中抢回丢失的水月草,连飞带爬经过3天3夜到达摩天崖的最高处,找到了天雨液,用最后一丝魔力打败了无忧寒潭的龟王,将它的龟壳取出作为药引至于最后的一味药,就是我的血液,我并没有多想就刮开裂口,鲜血滴满了整整一个瓶子,我却不感觉一丝疼痛。当我归来时伤痕累累,心中却不知道为什么却如此兴奋,就连熬药的7天7夜也是转眼而过,难道我真的爱上它了么?从前的我,可是连只野猫,都不忍残杀的。。而这一切,我依然不会明白,也许明白的那一天,我将不再是我。
药——
它喝了——
果然如同灵师说的那般即刻见效,它浑身散发着灵气,绕成一周,将它围成一个灵圈,它在圈中渐渐变化,我可以慢慢的看着它的变化
雪白的羽绒一身, 嘴角翘着那高傲的微笑,美丽动人的脸庞,白色的发丝从额头一直滑落到脚边,
除了那似曾相识的眼神,我似乎无法相信她就是它。
如此美丽的女子,就这样站在我的眼前,我却倍感哀伤,像她如此美丽的女子我是不配的,我不知道这一刻,我的心仿佛刀在心口一片一片割落着,我知道我不配,我不配,我不配。
我疯似的逃离了那间屋子,逃离了那座村子,逃离了那座森林,就连最后,我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
又是一个历年过去了,战争仍在继续,据说妖族那边最占着优势,听说它们的王的女儿拥有这世上最强大的法力,而且美艳动人,所有上了战场的男子,见到她时,都纷纷倒戈而去。
飞往而过的青鸟这么和我说的,我也只是静静的点过头。
我仿佛回到了曾经的小时候,心就这么安静的躺着,每天种种树,养养花,望着前面的山崖那么呆坐着,等待太阳缓慢的从西边滑落,余晖将我的脸庞抚摸的如此暖和,好像这个世界就是此刻这么平淡的生活着。
直到——
有一天——
羽族的祭祀,长老,还有一群不知道怎么讲的人,白压压的一片,朝我的崖口而来。
莫非这一天到了?
既然来了,就该面对吧!天书是这么和我说的,有的东西既然选择了你,你就没有权利去逃避,就连给你喘口气的时间都不会给你。
我知道他们的来意,什么都没说,回身收拾了下简单的行李,随他们飞往那个梦中依稀有点印象的城。
王——
在最高的神殿前,他们这样称呼着我。
我却感觉不到丝毫荣耀,有点哀落,有点无奈,为什么我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我拥有无穷的灵力,为什么从出生那一刻,我就注定是王位的继承人,如果可以选择,我真的只想做个隐居在外的平凡人。
必须面对的吧,哪怕眼前的只有一死。对么?小雪,我捧着手中的画像,那样的称呼着那只雪白色的狐狸。过了那么久。我才发现,我是如此的深爱这只狐狸,那个美丽的白衣女子。

走吧!将我们所有族的人都召齐了,最后一战结束所有的战局。
底下是群拥的呼喊声,震天的呼啸着,让人有着热血沸腾的冲动,是吧!我应该把我的职责完成,这是上天赐给我的使命,也是我身为王族的荣耀!
我以为我会在战场上将人族妖族打败,可是,当人族的首领倒在我的仗下之后,眼前的妖族王之女站在我的面前时,我却连拿起法仗的力气都没有。
是的,她是如传说中的那么美艳,那么诱惑人。听说妖族有个法术叫作迷惑,既是迷惑的对象将永远为它们所用,它们不会对迷惑的对象有一丝感情。
小雪,我静静的在心底喊着。
眼前的她如此熟悉,那身白色的绒衣如记忆里那般雪白,眼神里的犹豫欲来欲重,雪白的手指拽着法仗,那里曾经染过不少敌人的鲜血吧!
你叫什么呢?我忍不住脱开问道,引来的族里所有人紧张的呼喊我的名字:王
我叫雪,你又叫什么呢?她静静的望着我,好似当年坐落对岸时的那个眼神。
我叫忧。你还记的那艘白色的海船吗?
记的,那艘船,我曾在那里最下面的狭板上刻着一个不知名人的名字。我可刻了无忧,却不知道他原来叫忧。
我每天捧着一张白色狐狸的画像躲在山崖口,想起当初的那片夕阳,静静的呼吸,好像能呼吸到有你的那片味道。
是吗?那是什么味道呢? 她俏皮的笑了笑
青草的味道,河水的味道,夕阳的味道,还有思念的味道。我淡淡的说着。像是想把心中所有的思念说出来。只是这是战场……我必须知道。
但这不都已经成为过去了么?呵呵,出手吧,有些东西,不会留在我的记忆里。她咬了咬牙,对我施放了剧毒,我可以看见她身边的一团雪白朝我飞来,手臂顿时一片模糊。
时间却忽然安静下来,我如此的望着那久违的脸庞,我是多么的想上前去轻轻的抚摸下。
我卸去身上所有的法术防备,就这么朝她走去,可以看到自己口中渗流出的绿色液体。
我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
雪,跟我走吧!离开这片不属于我们的事非之地,回到我们曾经的夕阳,曾经的河水,曾经的青草地。
我无法克制自己这几年来无边的思念。请原谅我如此的自私吧,族人们,我这一刻才明白,我是如此思念这个女子。
可是你觉得我爱你吗?呵呵……她就这么在我眼前冷笑着,也许连她都未曾发现那淌在眼眶的泪珠吧!
你觉得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她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她哭了,她是那么的让人心疼,我真的想过去抱一抱。
我们必须得有一个人死去,这就是我们的使命啊,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忧,忧,原谅我,原谅我好吗?
她的泪水已经流满了双脸,而在这一刻,我已看到,最后一片雷击朝我飞扑而来,我知道如果我要反抗,这对我来说轻而一举。可是,我并不想对她反抗。她说的对,这场战斗,必须有个人倒下,那就让我倒下吧,完成你的使命,我……亲爱的……爱人。
雷已经劈下来了,我知道,我再也看不到她了,我想,如果这一刻我努力记到她的容貌,下辈子,我是不是还能将她记起,雪,我不会将你忘掉,无论现在,将来,以后。
雷劈下来了,她却挡在我前方,鲜血从她口中吐出,她掉落的泪水滴在我的手心有着疼痛,她为什么这么傻,这么傻?
雪,你个傻瓜,你个傻瓜。傻瓜呀!
我将她搂在怀里,看着她脸色越来越白,那片雷应该是由我承受的,她既然选择了,又何必选择后悔。雪。我是愿意为你而死的啊!
忧,知道吗?从在岸边见到你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我爱上 你了。
忧,你知道吗?父亲说妖精不该爱上迷惑的对象,而我对你却无法自拔。
忧,你知道吗?我喜欢第一次与你对视时的那片宁静,只是后来你越来越忧伤了。我多么希望能看到你开开心心的过着日子。
忧,你知道吗?那天你飞奔而去,我的心是多么的痛,我以为……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雪,求你,不要说了。我先为你止住伤口,乖,什么都不要说,我带你走,我们去一片只属于我们的村落,没有人打扰,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生活的。
我就这样抱着她,人族仇视的望着我,妖族的王也下了命令,将我诛杀夺回雪儿,羽族的所有长老们只能无尽的摇头,对于我这个背叛者,我知道他们也不会放过我。
我对天狂笑着,架起最后一片龙卷风,吼着,阻我者,全部死!!
雪儿无力的拽了拽我的衣服。
忧,你……爱我吗?无神的眼睛如此渴望的望着我,好像期盼了很久的……
天地有多大,海底有多深,山有多广,我对你思念就有多远,从今以后,我们决不分离,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黑云覆盖,闪电交鸣,狂风卷起灰尘,在三族所有人齐吼声中,我将带着我最爱的人,为爱而战!


PS:后记

宁静的呆了不知多久,安静的生活渐渐被长老派来的年轻羽灵们打扰着,我是不忍杀他们的,我只是想静静的生活着,好吗?——————————  被迷惑的羽灵

此故事奉献给羽族防线任务NPC(被迷惑的羽灵和无名的妖精)


[ 本帖最后由 泛瞳蓝 于 2007-5-30 02:53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18
主题
0
精华
268万
积分
惊世骇俗

发表于 2018-5-15 09:56:44 |显示全部楼层
唉~好伤感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18
主题
0
精华
268万
积分
惊世骇俗

发表于 2018-5-15 09:56:44 |显示全部楼层

知足的快乐叫作?

自己又看了一遍自己玛的文字,竟然依然还是有点酸酸的味道。。
呵呵有点傻=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18
主题
0
精华
268万
积分
惊世骇俗

发表于 2018-5-15 09:56:44 |显示全部楼层
任务被楼主一写,可以称为一故事了。顶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18
主题
0
精华
268万
积分
惊世骇俗

发表于 2018-5-15 09:56:44 |显示全部楼层
:loveliness:
厉害哦
顶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18
主题
0
精华
268万
积分
惊世骇俗

发表于 2018-5-15 09:56:44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18
主题
0
精华
268万
积分
惊世骇俗

发表于 2018-5-15 09:56:44 |显示全部楼层
:handshake :handshak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18
主题
0
精华
268万
积分
惊世骇俗

发表于 2018-5-15 09:56:44 |显示全部楼层
今晚准备写第2篇文章
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18
主题
0
精华
268万
积分
惊世骇俗

发表于 2018-5-15 09:56:44 |显示全部楼层
:lol 好哦.偶支持呀...嘻..
偶以后多多来看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18
主题
0
精华
268万
积分
惊世骇俗

发表于 2018-5-15 09:56:44 |显示全部楼层
唉,不要沉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本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完美游戏

GMT+8, 2019-12-6 01:11 , Processed in 0.08801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